证件查询:
搜索:
论武汉解与封
发布人:张卫东   更新时间:2022/12/5    点击48906次
  

张兆嵩(湖北)

 

       三年前,武汉遭遇了突如其来的新冠病毒,面对疯狂的肆虐,举国上下为之震惊。

       为了不使病毒扩散,壮士断腕,紧急封城,谁也无法预知围在城里面的人们后来的命运将会变成什么样子?是死?是活?或是?不时传来绝望的呐喊和痛苦的哀嚎,死亡的阴影,一下子笼罩着整座江城。

       封城,这需要何等的勇气,从辛亥革命首义的枪声和共产党人八七会议的号角再到抗日时期武汉会战的炮火,历史曾无数次见证了武汉是一座英雄的城市,而此刻,与病毒展开殊死的搏斗又是从这里开始。

       彼时,中央领导人的心情应该比围在城里的武汉人民心情更沉重、更痛苦、更焦急。

       第一时间的忍痛换帅,第一时间的周密布阵,第一时间的火速驰援。

       湖北省、武汉市两级新任命的主要领导直扑一线来了,各区、街、村(社区)的党组织迅速行动起来了,四万白衣战士不分昼夜的飞奔而来了。

       在这场没有硝烟的战场上,我们看到了党中央的决心,看到了祖国的伟大和人民的力量。

       一支支斗志昂扬的队伍谱写了英勇的赞歌,一幕幕激动人心的画面留下了永久的记忆。

       当我们初战告捷、劫后重生的时候,武汉的人民涌上街头,眼含热泪夹道欢送千里驰援的将士。

       然而,近期,病毒的变异又一次死灰复燃。一例、两例、几十例……

       战斗的号角再次吹响。查验健康码、行程码、核酸……

       加之,不得以而为之的封路、封村、封小区等等,但是,万物都有两面性,一面是与病毒的最后一战,一面是部分人产生的焦躁情绪。这份焦躁,有的是丧失了对抗疫必胜的信念,有的是确实被生活所迫,比如房贷、车贷、一日三餐等等。他们想要的是解封下的正常生活,所以,一部分人是要坚持死守,一部分人是要非得突破,当然,还有一部分人是在观望,这样,就形成了很多复杂的社会矛盾。稳定,就成了我们当前工作的重点。

       中央及时出台了防疫二十条措施的《通知》,这一《通知》重点在于精准防控。这应该是全面的战略布署和莫大的喜讯飞来。

       湖北省和武汉市两级人民政府随即也相应制定了最新的防疫方案。

       可能,时下的解封,不是真正意义上的清零,而是无奈的放开。

       于是,有一部分人开始欢呼雀跃了,有一部分人又开始有新的焦虑了,人上一百,形形色色……试问?有谁能做到让所有人都能满意呢?

       解封,并不代表没有风险,反而,由于我们的工作、生活发生的变化,每天会接触更多的人,感染的可能性就会变得更大。

       封也好,解也好,其实一直都是国家在付出,从检测到送诊,免费、免费、免费……

       只有生长在我们这样的社会主义国家才能享受这样的红利。

       8月底,我被调往南湖村抗疫一线。我是从病房背着药盒包去的,什么消炎的、降压的等等。起初,满怀着坚定的信念,想到身为一名共产党员,就是要冲到危机时刻的最前面。

       在一线,我看到的是白衣战士口罩上深深的印痕,我看到的是区领导在集装箱指挥部里焦急的神情,我看到的是党员突击队在烈日下晒黑的皮肤。

       守着,守着,我们忽然觉得守得变味了,因为,有的人开始不理解了,甚至还有少数人与我们唱起了对台戏。

       好了,从现在开始放开了。国家的付出不要了,广大党员干部无私的奉献不要了。那么,往后抗疫的日子,就只能各自为战,好自珍重了。

       最后,不管您以后的日子会怎么样,或好,或坏,记住,只要您一声信任的召唤,我们这些共产党员就会飞快的守护在您的身边。

          2022年12月5日凌晨


       张兆嵩简历

       中文名:张兆嵩,湖北黄陂,1970年11月,政治面貌、中共党员。中国楹联学会野草诗社第五研修院院长、中国红色映像书画院院长、中华张氏总会常务副会长。

       湖北省报告文学学会常务副会长、湖北省楹联学会副会长、湖北省中华诗词学会常务理事。

       中华诗词学会会员、中国楹联学会会员、中国教育电视台《水墨丹青》栏目签约艺术家。

       作品上登:《人民日报》《世界名人录》《中华诗词》《中国楹联》《湖北日报》《青年文学家》《当代千家诗词》及《党建网》《学习强国》《光明网》《央视网》《新华网》《中国网》等。

       全国见义勇为优秀共产党员、第七届湖北省优秀文艺志愿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