证件查询:
搜索:
美籍爱国华人臧英年教授九十自述
发布人:张卫东   更新时间:2022/5/13    点击10011次
  



      引子:“人生七十古来稀”之语今日已不适用。如今八九十岁年登百岁的老人已比比皆是。上月(四月)我也欣然进入长寿者之列,过了九十大寿的生日。年及九十乃撰文自述自勉,对自己的生活经历做一回顾和审视。现分段论述之。

 

一、身世幸福


       2004年我在中国大陆出版“你能够不吸烟”一书。在作者自述里提及:“我出生于一个高级知识分子的家庭。抗日战争时期在四川三台长大,那时先父启芳公在当地任国立东北大学校长之职。他老一辈子爱国家,敢言敢行,正直清廉,助人为乐,树立了一个良好的楷模。先母王淑清生于19世纪末,毕生贤淑睿智,明辨是非,平易温和,宽厚待人。二老为人的风范也对子女们产生了潜移默化之功。有了这个家庭背景,再加上我个人学习的心得和处世的经验,我也成为一个秉性正直、热心公益的人······“

       我现有两个成年儿子,都和我一样,烟酒不沾,学有所成,早已成家立业。保持了臧氏的良好家风。

 

二、及时转移


      二次世界大战和中日战争结束后,中国发生了兄弟阋墙的国共内战。我们先逃到厦门避难,再于1949年6月下旬从厦门渡海抵台。先父母此举改变了我们赴台子女四人毕生的命运。留在大陆,均已在北京大学毕业的大哥大姐,后来都遭受了“出身不好”之累,诚然是怀才不遇,遭遇坎坷。在各种运动的冲击下,他们都十分万幸,得以存活,仅以身免。

      抵台后先父先主办“反攻杂志”,舆论救国,直言不讳,先后得罪了在台主政的蒋氏父子。1956年台中东海大学建立,他老应请赴该校担任经济学系系主任。1961年病逝于东海校园。

 

三、贵人相助


      1950年我在台湾省立一中高中毕业,考入海军机械学校和台湾大学机械系。为了节省家庭开支,我投入全部公费的海机校就读。1961年先父谢世后我想返回台北工作,乃得照料老母。但人在军中,无法左右调职。这时一位贵人出现了。那就是我在台中一中就读时的英文老师杨锦锺。她的丈夫胡旭光将军时任台北国防部联络局局长之职。要调入该局任联络官要有两个条件之一。一是曾经留学美国半年以上;二是曾经就读外语(英语)学校两年毕业。我不具备此条件。求助于杨老师,她便向胡局长推荐说:“臧英年是我授教学生里的佼佼者,他英文程度很好,可以达到联络官任职的要求。”胡局长一手敲定,准许我调入联络局任职上尉联络官。

      我在联络局就任后,同事们立即认为我是“走后门”进来的,不够资格。正好赶上局里要举行讲演比赛,每个处派一人参加,管我的处长就指定我参赛。比赛结束我以首位胜出。同事们乃开始对我另眼相看。

      1962年何应钦上将率“中华民国道德重整”代表团赴美参加活动,其随从参谋兼译员出缺,我获得推荐,并通过了英语测验,于当年4月随同何将军赴美公干,巡访了美国和欧洲。我工作努力,十分称职。赢得何将军的认可。在他的支持下,我得以在1963年从海军退役。于年底离开我不喜欢的军旅环境。

 

四、离台赴美


      海军退役后我先考入台北中国广播电台公司担任英语节目采访及播音员。再于1963年再考入国立政治大学公共行政企业管理中心任职于培训工作。1964年我获得政大选派,前往美国宾州匹茨堡大学攻读公共行政和外交事务研究所一年。1965年秋返回政大担任美国教授授课的助理和同声译员。授课的美国教授之一是西雅图华盛顿大学教育心理系主任布瑞谋教授(Prof. Lawrence Brammer),他视我为可教之才,安排我获得华盛顿大学的免学费奖学金。

      1967年秋天我离台赴美,进入华盛顿大学攻读教育心理专业,布瑞谋教授是我的导师。1970年我完成学业,获得教育硕士学位,有了新的专长,在美国立足滋长。布瑞谋教授诚然也是改变我前途方向的一位贵人。其后我和布瑞谋教授夫妇维持联系和友谊逾半世纪。今年5月19日是布教授夫人,玛丽安的百岁诞辰,我和内人都将应邀前往祝贺。她如今头脑清楚,交谈舒畅,作画创造,行动自如,是名至实归的人瑞寿星。

       我于1970年至1986年在西雅图社区学院(中校区和北校区)前后任职心理辅导师16年,兼任外国学生顾问之职。乃利用工余和休假时间开展了大量的社会公益活动。

      按照学校规定,在任职两年期满前,要有一个由三位同事(其他辅导师)组成的考核小组,对新任职的辅导员的工作情况加以核查,获得结论,再向校方建议,该员可以留任,还是两年工作期满后必须离职。这一由三位白人同事组成的考核组的建议是:“两年期满,要他走人。”此建议直达校长室,批准执行。

面临此变我处变不惊,自备了数千言的自辩书,获得了许多同事和学生的书面支持和口头申诉,在学校董事会特设的申辩会里,我引用资料,慷慨陈词。其后获得董事会成员一致通过,撤销校长要我离职的决定。我自卫反击,大获全胜,为该院历史写下了崭新的一笔。

 

五、社会活动


      在西雅图社区学院任职期间,经过申请批准,我获得了美国国务院中英文同声翻译的资格证书。这样找我应邀五、六次在中国访美代表团参加的专业会议里担任现场翻译,结识了国内不少专业人士。

       1970年保卫钓鱼岛运动在美国许多大学校园展开,我担任了华盛顿大学保钓组织的主席,主持了誓师大会,街头游行和向西雅图日本驻美总领馆投以抗议书等活动。

       1979年美中建交,我应召于美国国务院,加入了接待中国代表团的礼宾工作。当年2月4日邓副总理率中国代表团抵达美国之行的最后一站,西雅图。我组织了当地华侨代表廿多人前往邓氏下榻的旅馆,和他会面,并摄影留念。也就结识了与邓同行,后升任全国人大副委员长的黄华外长,并建立友谊,和他交往直到2010年11月24日他逝世北京。

      1979年我加入杨振宁教授为总会长的“全美华人协会(NACA),担任西雅图分会长,又于1983年将西雅图和重庆结为友好城市,我是西雅图的创始会长。

      美国尼克松总统于1972年访华,和周恩来总理签署了“二二八上海公报”,打开了两国恢复交往的大门。次年中国民航派飞行员和工程师抵达西雅图参加培训,而后将向波音公司购买10架波音707客机飞返中国。我前往中国来客下榻的旅馆,看望了他们。1979年中美建交后,中国民航开始大批量购买波音飞机。我组织了西雅图的华侨在当地接待民航人员。逢年过节请他们到家就餐,并安排他们学习驾车,取得驾驶执照。1980年中国第一艘货轮柳林海号在贝汉廷船长的指挥下,到访西雅图港,我和西雅图港务局协调,安排了华侨和该船船员接触,结果是宾主尽欢,皆大欢喜。

      1980年开始中国科学院陆续派遣十多位工程界专家到西雅图进修学习。他们也自然成为我们照料呵护的对象。

      1980年代我们在西雅图组成一些友好访问团到大陆旅游探亲。我也曾率领美国专利律师团和创造革新讲座团去大陆进行宣讲。卡特总统任内,我曾应请,三入白宫。这一切活动涉及面广,影响深远。

 

六、舆论救国


      1970年代初开始,我投稿美国华侨日报、旧金山时代报和人民日报海外版,论及时事,一抒己见。后投稿范围扩及西雅图西华报、澳门日报、星岛日报和中央电视台内刊等。近几年又成为美国亚美导报和澳门法制报的撰稿人。大陆、台湾和美国三地是我议论关注的集中点。

       2006年开始直到2018年,我成为大陆中央电视台(CCTV)的英语节目时事评论员,该台外语部分后来独立出来,命名为中国环球电视网络(CGTN)。十多年下来,我做了数百个电视节目,论及不少重要和敏感的话题。我也在中国国际广播电台和北京广播电台等处接受采访,谈论时事。

      在所有写作、电视和广播节目里我都保持固守三个“真”字。那便是,用真心,说真话,论真情。2017年前中国国务院常务副总理李岚清赠我以勉励词:“为中华民族伟大复兴而奋斗”,下款非常亲切而幽默,写的是:“一个从未抽香烟的老头。”

 

七、推动控烟


      我启动控制烟害的义务工作非常偶然。1992年2月7日晚我路过杭州机场,返回北京。候机场大厅墙上有不少“禁止吸烟”的警示,而有数十位旅客吸烟自若,烟雾四散。我商请在场服务者出面制止,回答是:“这不用管。”我灵机一动,就挺身在大厅中央大吼一声;“吸烟的旅客请注意,请到服务台交罚款10元。”我语声初了,数十烟头都纷纷落地。没有人愿意缴罚款。此事给我的启发是:“做事站住理,便有效果。”当年9月下旬我在北京人民大会堂参加国庆宴会,经友人丁石孙先生(前北京大学校长)介绍,结识了在场的中国卫生部部长陈敏章。杭州”狮子吼“一幕及时映现,我商请和陈部长日后见面,要一陈”中国控烟之道“。他欣然应允,后来我在卫生部会见了陈部长,我之所见和他一拍即合,他推荐我到”中国吸烟与健康协会“担任外籍名誉理事。有此起步,雪球就越滚越大。我陆续担任了多家控烟组织的顾问,写作发行了4本控烟专著,参加了许多中外的控烟会议,发表演说,主持了一些控烟培训班,创造了许多控烟歌曲······2016年是猴年,我年届84岁。写了一首自勉诗,请老友金耀基(前香港中文大学校长)费心一书而就,内容是:“舆论救国乐施其力,乐得其所。控烟利民乐见其成,乐在其中。”横批是,何乐不为。

      2019年6月6日我返美定居前,中国预防医学会,中国心脏联盟和中国健康发展研究中心共同颁赠了我“中国控烟义工终身贡献”奖牌两枚,将我在华20多年控烟活动画了一个圆满的句号。

 

八、颐养天年


       2018年6月下旬我和爱妻丽华终结了我们前后在大陆居留近30年的历程,回到美国西雅图定居。这不是“倦鸟知还”,而是另辟佳境。返美后我们的生活是舒适美满。

      阅读是我每天必做之事。我有一首打油诗描述如下:“书报杂志每天读,兴趣栏目多关注。兴之所至提笔写,下笔千言坦诚述。”

      为了运用脑力和打发时间,我用手提电脑从事一些智力游戏。说的是:“智力消遣玩数独,网上桥牌也兼顾。新增一戏叫‘啃啃’,用心思索非常酷。”

      海军机校的老同学们,留守台湾者有,移居美国者有。我们每周三下午在电脑上以云会方式聚会,谈近况,论时事,忆往年······各得其所,各取所需。另外周五下午是乐会,大家唱歌自娱,以乐会友,乐在其中。我做了两首“爱乐颂歌”,歌词是:“爱乐云会真正好,独唱合声健身脑。定期欢聚每周见,增进友谊促社交。”“放声歌唱十处好,高唱低吟百病消。余音绕梁千般美,欢乐共享万分妙。”

      我们享受生活的一个重要来源是次子锡榕全家五口住在我们近处,约20分钟车程。锡榕工作顺利,儿媳云美贤惠,三个孙子女活泼健康,学习各有强项。他们经常驱车到家,看望我们,便也是“天伦之乐乐如何。”上月我过90整寿,他们也都加入了爱妻的弟妹们的行列,大家欢聚一堂,其乐融融!

从2022年开始,在《澳门法治报》当一名时事评论员,继续关注美中关系的发展,为美中关系的发展发挥自己的余热!

 

九、感谢爱妻


      我后半生享受了最大的全面幸福,其支柱是爱妻丽华。她为人着想,待人宽厚。操理家务,手到擒来。爱我护我,无以复加。和我为伴,同甘共苦。她在大陆以外国专家身份在北京的大专院校教英语逾十年。她为人师表,身教言教,1998年荣获外国专家最高荣誉奖“友谊奖”,在40多位获奖专家中是唯一的女性和教师身份。有妻若是,更复何求!我对她的赞美诗是:“生活美满康庄路,爱妻疼我最深人。智慧勤劳全面手,女皇万岁要高呼!”


臧英年


      结论:九十寿门欣然入,坦荡一生走正路。反馈社会尽其能,健康平安享厚福。

     消息来源:澳门法治报

     责任编辑:陈龙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