证件查询:
搜索:
一个六十五岁老人的述说
发布人:张卫东   更新时间:2022/4/27    点击10272次
  

       一个全心全意为新疆基层文化建设努力数十年、投入所有积蓄,贡献毕生精力。因官场潜规则而倾家荡产并负债累累,打工还债十五年,老年归宿无着落,令人担忧、害怕、失望、绝望呀!

一个六十五岁老人的述说

       基层个别领导干部的投机工作后果令人发指,不管你是为党、为国还是为民,只要不利于他的利益,他就会欺下瞒上,不惜一切代价整你。这是发生在全国重点综合开发示范镇、新疆维吾尔自治区温泉县哈日布呼镇的文化站(以下简称:文化站)投资人的艰辛与无奈。

       我这个“只因为‘新疆基层农村文化的努力、投资、工作二十六年’,由官场潜规则而倾家荡产、妻离子散、负债累累”而背井离乡打工还债的悲惨历程,艰难曲折、跌宕起伏,不亏为一个“教科书”式的传奇大剧。随着已步入60多岁老龄时期,深深感到伤感、孤独、无望,简直就是绝望。我的无房、无钱、无生活来源“三无晚年”怎么办,怎么生存?令国人寒心。

       我是陈德轩,新疆温泉县人(身份证号:652723195801210314),书画爱好者、资深媒体人。1958年1月出生于原籍河南尉氏县,现暂居北京。

      我的经历和事件原委还要从头谈起:

一、热血青年志在四方   为理想只身闯新疆

 

       1979年初,21岁高中毕业的我,到新疆以宣传、美术、场馆装饰的绘画谋生。1980-81年绘制了新疆温泉县东风商场、县政府招待所等多家场馆的广告宣传画,1982年被时任安格里格公社杨烈书记留任温泉县安格里格公社文化站干事(李新社为站长),并兼任温泉县前进(公社)豫剧团团长;1984年8月调任温泉县乡镇企业知青印刷厂代理厂长,期间,为温泉县计划生育办公室(时任主任马玉莲)绘制两幅大型宣传画也没有收钱(至今未付)。

       1986年辞职,迁往同县哈日布呼镇开设工艺美术社,《新疆日报》1986年10月26日第三版《希望的田野》栏目有报道。

1984年温泉县乡镇企业科文件

1986年10月26日《新疆日报》的报道

 

二、心系农村基层文化  出资助力镇文化站

 

       1987年的夏天,看到当时始建于1978年的镇文化站,房子多年失修、设备老化,到了不修善不能开展正常工作的地步。于是,经镇党委(时任书记赵维国)研究决定:由镇政府干部唐贵田牵头,副镇长周何庭为组长,我为副组长成立了《文化站“以文养文”领导小组》,由我个人投资近万元修善了房子,新添了设备,使文化站得以正常运转。年底的全镇首届群众文艺大奖赛,超千人参加,搞得十分火爆。次年又组织参加了全县庆“五・一”文艺汇演,获得一等奖。文化站为当地基层群众文化做出了贡献,得到了镇、县州三级表彰。

       1988年,镇政府将文化站卖给了县工商局,住镇工商所拨地而起,可文化站没了,文化干事从事了农业人影工作。从此哈日布呼镇就结東了文化站的历史。我投资的近万元为文化站修缮和更新设备款,政府也没有给予任何说法。

        94-95年就读《中华律师函授中心》(肄业),1996年兼任“博尔塔拉电视台”记者(编外自备设备),数十条报道很受欢迎。

 

三、重经济丢文化痛心  大胆提出自费建站

 

       党的十五大刚闭幕的1998年二月份,哈日布呼镇也已十年没有文化站,经济是物质基础,文化是意识形态,它们应该相辅相承缺一不可。我提出大胆构想:农村基层文化站可以实行“公有民营”新的运营办法,完全由个人投资,将哈日布呼镇文化站恢复建立起来,为全镇各族人民建设一个健康向上的文化娱乐场所。我打报告于镇、县、州有关部门,经过几个月的努力,于同年6月初,得到了州党委宣传部郭英华部长的肯定与支持。为当地农村基层文化建设定了调子、明了方向、画了框框,也为我办好文化站增强了信心。
       我开始租房子、搞装修、购设备、买资料,先后投资十余万余元。经过几番周折,1998年7月18日,全国首家“公有民营乡镇级文化站”在新疆温泉县哈日布呼镇开业了,当天,州、县党政及文化、媒体单位等二十几家前来祝贺,州党委宣传部也带来了贺信。

     “公有民营”文化的经营管理理念是:首先作好新闻报道及宣传工作,以宣传党的方针政策为前提;以活跃群众文化生活,提高全民素质为目的;以传播农业种养科技知识、普法、普教为宗旨;以各族群众脱贫致富奔小康为天职;以少量收费为自给。对于离退休干部职工、残疾人、军人免费服务,农广校学员、教师、学生、先进生产者、劳动模范实行半价收费,做到以文养文,以站养站。 

       哈日布呼镇文化站的工作红红火火地开展起来了,第一年里,在州、县两级电视合做新闻80余条,免费为群众放科教录相数百场,受教育达数万余人次,免费提供法律咨询数百人次,书写法律文书120余件,中介成交30余起,还组织建立了一个农民自已的业余演出小乐队,每逢节日组织全镇性文化娱乐活动。

       1999年春节前夕,州文化下乡服务队来哈日布呼镇服务,带队的州文化局副局长何兵,看到文化站工作十分繁忙,不顾一路疲劳,带病工作两个多小时,受到当地群众的称赞。文化站也得到了州、县有关部门的表彰,也得到了自治区文化厅的肯定,我个人也得到了应有的荣誉。
        这一年里哈日布呼镇的各族群众感到满意!农村青年还经常写信提出建议寄来文化站,亲自参与文化站的管理与发展,取得了较大的社会效益和经济效益。

 

四、领导更换后重绩轻文  文化站逐步陷死穴

 

       但好景不长,镇党委换了帅(时任书记潘君庆),“影响到他的业绩和利益”而遭受刁难。当出现一些麻烦不及时解决,久而久之必会造成致命的大难题。比如以下事情:

       1、文化站向公安局申请了一年也没拿上《特种行业许可证》;

       2、政府为应付验收将文化站万余元的图书借走不还(导致丢失);

       3、两年多的时间镇政府也没有批准刻制印章;

       4、因阻止流氓大白天在楼梯间撤尿被打,躺在床上一个多月,一年时间也得不到合理的解决(打人者是县公安局时任某局长的小舅子一伙);

       5、经常发生偷盗(书籍和其它设备被卖到废品收购站)、寻衅滋事事件得不到处理;

       6、影响到个别领导、个别人的利益造成的各种刁难(如电无故被多次剪断、音响被破坏等);

       7、家里也遭到致命的损坏:养的六头猪被毒死(报案得不到处理)、多次偷盗等得不到解决;

       8、在资金极度困难的情况下,1987年我投资近万元修缮文化站款项不还,在1993年前后我为阿尔夏提派出所制作的沙盘也不给钱,2000年自治区划拨的8万元文化站补助款也被镇政府挪作他用;

       9、2003年自治区文化厅拨给哈日布呼镇12万元的建站款,也与我无关——这是我拿上州文化局《关于请求解决温泉县哈日布呼镇文化站建设资金的报告(博州文体发(2002)54号)》文件,多次跑自治区文化厅要来的。

       文化站的运作极度困难,新疆的冬天,零下30多度,没有取暖煤怎样过冬?而房主为讨房租费大打出手,找镇领导解决,党委书记说:“有没有文化站不影响我们的工作。”找县领导,一位副书记说:“这不是文化大革命,都在赚钱,现在谁还看书、看报、学习什么?

       在请求镇县各级党政部门无果的情况下,求助于媒体,《法制日报》社的《百姓信报》2001.2.13日报道后,官员认为,此举“为当地官员脸上抹了黑”,受到了领导们肆无忌惮的报复。当《新疆日报》2002.2.21四版头条给与我的作为肯定和支持的报道后,从此镇、县领导们就开始欺骗我(就说好话不解决任何问题)。

       2003年2月,博州九届三次人代会上,陕一翔等十几名代表,为了我运作这个文化站的艰难与困苦,联名提交了提案(详见附件)。

       2003年10月我向自治区党委努尔白克力同志寄去了材料后,领导找我谈话。时任温泉县委副书记潘君庆、县政府副县长王忠(这两位是哈日布呼镇的前两届任党委书记)、宣传部部长胡英三人一同来到我家,给我承诺:“哈日布呼镇文化站2004年3月底动工,7月份完工,软硬件设施巸备齐全后继续让你经营,就当是为你前期损失的补偿吧。”

       几个月后,王忠县长把我叫到镇党委书记王忠喜办公室说:“你现在也挺困难,我以我个人的名誉给你解决一万元、或者多一些也行,在街上开个店什么的,我说:“我再没钱,也不能无故要你个人的钱,按贷款、借款、打上条子可以。”王忠副县长和镇党委王忠喜书记说:“这钱不用你还了”,我不能黑白不分的收受任何人的“馈赠”,被我拒绝。要想作为赔偿也必须有个合法正规程序吧?

       我申诉至州、自治区党政部门和文化部等,没有任何效果。05年建好了文化站也与我无关,更不考虑我两次投资的巨大损失。直至我倾家荡产、妻离子散并负债累累,我只能背井离乡边打工边申诉,别无选择。

五、妻离子散负债累累  背井离乡打工还债
       2004-2006年任新疆电视台四套《充电百分比》栏目制片主任、新疆兵团电视台《生活追踪》栏目制片人,2007年进入广东电视台《会展频道》任艺术总监; 2008年9月任《澳门莲花卫视》制片人、导演兼主持人;2011年元月随澳门文化访问团进京访问中共中央统战部、国务院港澳办、国家文化部、国家文联期间,我把有关文化站的情况向文化部蔡武部长汇报,蔡部长当场把我交给陈秘书,几天后我将电子版发到国家文化部(详见附件),犹如石沉大海杳无音讯。

       2015年7月1日签订下了“中央军委中国人民解放军总后金盾网络电视台”十年经营权(详见附件);2016-2017年为新疆伊犁策划文化旅游项目《中国神话园》,占地面积70平方公里,总投资263亿元人民币,成功引进2亿元资金注册公司(详见附件)。之后又为湖北蕲春县、陕西大荔县、新疆和静县、辽宁沈北区、上海东方绿洲等等多地策划、撰写和设计了文化旅游项目方案。

 

 六、坚持爱党爱国底线    拒财权求安不添乱

 

       在广东、澳门和北京的十多年里,我触碰过巨大的财富与资本,也接触了特大的权力与高官,但我只坚守党和国家的利益、民族的尊严和社会责任的底线。把正义与品德放在第一位,没有被金钱、权贵和财富所左右,坚持党的威信、国家荣誉和人民利益高于一切!

       为国家做点实事就应该这么难吗?回忆过去我这40多年来的坎坷历程:小学二年级坐在台下看着台上被批斗的父亲,从此发誓要做一个国家建设有用的人,加强学习提高自己,坚持真理,面对金钱不弯腰、面对权贵不低头。我虽完成了由一个吃不饱肚子的农村小伙子,到一个境外国际媒体高管的辉煌蜕变,也创造了一个又一个的骄人成绩。但对于我为了新疆基层文化的建设,造成负债累累、妻离子散,儿子也都没有成家、没有房子安身,还在为了生存而奔波的结局。全心全意的为国家、为人民做点实实在在的事咋就这么难呢?!

       我并不想将此事蔓延向国外媒体,更不想在当今国家繁荣富强和国际局势大变革的关键时期,为国家添乱,只求搭桥协调。

       编者:这是一个真实的故事,期待有一个更加完美的结局。

       责任编辑:袁建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