证件查询:
搜索:
毛主席警卫战士、理发师周福明同志逝世
发布人:张卫东   更新时间:2022/4/7    点击9642次
  

2022年4月4日,毛主席警卫战士、理发师周福明同志逝世。

周福明在中红网主办第十七场毛主席身边工作人员系列座谈会上演讲

周福明与毛主席

周福明陪同毛主席出席会议

周福明与毛主席

周福明与毛主席

周福明与毛主席

1970年,张玉凤、毛主席、护士吴旭君、卫士(理发师)周福明

1974年,81岁的毛主席在湖南游泳馆游泳,扶着他的,是卫士周福明。

周福明同志给毛主席蜡像理发

 

 

 

 

 

 

      新红网北京2022年4月5日电(文竹 魏春香)中国共产党的优秀党员、久经考验的忠诚的共产主义战士、原中央警卫局办公室工作人员、毛主席理发师周福明同志,因病医治无效,于2022年4月4日19:19在北京逝世,享年87岁。8日上午10点在北京八宝山殡仪馆召开遗体告别仪式。周福明同志是毛主席生前的警卫员、理发师。他在毛主席身边工作了17年,是与毛主席最接近的工作人员之一。

 

第一次给毛主席理发

      第一次见到毛主席是1959年12月26日,是毛主席生日那一天。

      那是毛主席视察到期间发生的故事。主席生日那天,他要理发。可是很不巧,理发员小钱感冒了,不能与主席发生近距离接触。怎么办?有关部门就到处找理发师傅。找来找去,找到了我,当时我是单位里的技术骨干、优秀共产党员,挑选能够为主席理发的人、政治和手艺两个条件都合格。一开始来的一位领导找我谈话,他并没有告诉我是要为毛主席理发。上午谈话后,他下午把我接到旺庄宾馆主席住的地方。一到那儿,我就见到了公安厅长王芳。他问我,理一次发要多长时间?我说,要40分钟。他说,20分钟、再多半个小时行不行?我说,首长,够了。于是,就先给王厅长理发,理完后我问他理得行不行?,他说,行!接着,又要我再给处长们理发,让他们一起来“试验”,看我给领导理发紧张不紧张。

      晚上10点多钟,有来人通知我,说:“小周,收拾一下工具,有新任务。”我就和他一起,来到西湖“南屏晚钟”附近的游泳馆。到了这儿,我才知道是要给毛主席理发。毛主席的卫士,把我领到主席那儿,我向主席问好。主席说,你好。主席问我,是哪里人?我回答,是江苏扬州人。主席说,扬州“三把刀”。主席又问,理一次头发要多长时间?我回答,最多半小时。就开始为毛主席理发,实际上我用了25分钟就理好了。

      理发后,毛主席要游泳。主席问我,会不会游泳?我回答说,会,狗爬式。主席说,那就去“爬爬看”。主席的卫士帮我找了一条裤衩。我们一起游了几十分钟。我向主席说“再见,再见”。主席说,“不是再见,是还要见哪。”

      杭州会议结束后的第二天,是3月5日。这一天,毛主席要动身回北京了。那时,组织上已经决定,要把我调到中央警卫局工作。那天,主席见到我,问我去过北京吗?我回答,没有去过。主席说,想去吗?我回答主席,想。就这样,我随主席的专列来到了北京,来到主席的身边工作。

      我在主席身边的工作,不只是理发,而是要“从头管到脚”。我的工作能不能得到主席的满意?我暗下决心,一定要尽快提高自己的工作能力。比如,过去我不懂保健,没看过按摩。主席每天长时间工作,很劳累,需要适当的做些保健,如按摩一下颈椎、放松一下腿部等。一开始我不会做这些,怎么办?我就下功夫学习。我们住的附近有个澡堂,我就利用工作间隙,特地去向澡堂的捏脚按摩师傅讨教这些技巧。我呢,学得比较快,掌握了要领。后来,主席还夸我,说我做的不比别人差。得到主席的表扬,我的心里很高兴。

枕头·凉席·晒太阳

      这是毛主席在中南海办公住宿的菊香书屋。主席睡的床,很有特点,一边高一边低,右边高左边低,两边床沿的水平线相差10公分。为什么会是这样的呢?因为毛主席的床虽然很宽,但床的左边一半堆满了书,床的右边一半睡人;书的重量很重,堆得又高,为了防止书向右边“倾倒”,压着主席的睡觉,所以就把床的左边做的低一些,以确保安全。

      这是主席的枕头。主席共有四个枕头。上头这个,是靠枕,主席坐在床上看书时用的;下头这两个是睡枕,是主席睡觉是用的;还有一个小的,是垫枕,主席看书、倒水时,垫在手肘上用的。

      主席的床前,摆放着六个凳子。这是当年主席坐在床上召集人来开会,其他人坐的等子。有时主席开会,他的床前就坐五、六个人,总理、少奇、等中央领导同志、研究对苏共进行《九评》时的文化人,都坐过这些凳子。

      1972年,主席就在这儿,召见过苏联驻华大使契尔年科。这个位置(手指方向),就是契尔年科站立的地方。那天,主席召见他时,就坐在床上,盖着毛巾被,头发也没有梳,叫做“怒发冲冠”。苏联大使进来后,主席只是握了一下他的手,并没有下床。当时,苏联共产党搞大国沙文主义,欺侮弱小的社会主义国家,主席很是气氛,主席就是不卖苏联共产党的账。主席要大使转告他们的领导人,中国共产党、中国政府、中国人民不害怕苏联,反对他们搞的那一套。

      主席的床上一年四季都垫凉席。主席不睡席梦思,就在床上铺二层棉花褥子,褥子上铺条床单。

      主席平时坚持锻炼身体,特别喜欢游戏,还喜欢晒太阳。主席要晒太阳了,我们就用三、四个屏风围起来,让主席坐在里面;主席晒太阳时只穿条裤衩,晒太阳的时间在半小时到四十分钟。主席讲,晒太阳对身体健康有好处。

      主席乘坐专列外出视察,要随带一些物品,这些物品的打包、装箱,都是由我负责。箱子上车下车的搬运,是一中队的战士。主席外出有十来个大箱子,箱内大都是装的书。主席外出要带什么书?都是主席写个单子给我,由我去准备好。这些箱子我都编好号,搬运上专列后怎么摆放、要用的物品在哪个箱内,我都一清二楚,使用起来就不会乱套。这些箱子的大小尺寸,是我根据专列过道的空间设计好、让中南海的木工班定制的,这样就能确保上下车搬运方便顺当,还可以防止碰坏专列上的设施。

用冰块降温

      毛主席去南方视察工作,到过杭州、武汉、上海等地。主席在这些地方住的次数较多、住的时间较长。主席在上海住过西郊宾馆、锦江饭店。

      毛主席第二次回韶山,是1966年的夏天。这一次主席回故乡,住在韶山滴水洞宾馆,一住住了10天。

      1966年夏天,韶山的天气很热。那时的滴水洞宾馆还没有安装空调,主席住的房间内的温度很高。在那个年代,要马上弄一个有冷气的房间,根本不可能。怎么办呢?于是,我们就动脑筋、想办法,我们想到了在主席住的房间内放冰块降温。

      我们联系了制冰块的单位,用车把冰块运到宾馆。

      冰块是长方型的,每块很大、很重。我们用大铁钳夹住冰块,两个人把它夹着抬起来,再放到准备好的大澡盆里。冰块放的时间长了,会融化成冰水,房间内铺着地毯,澡盆的盆沿就那么高,如果冰水溢出来,会弄湿铺在房间地上的地毯,弄湿了地毯就不好了。

      办法总比困难多。我就想办法,想到了塑料布,用塑料布垫在下面,防止万一溢出来的冰水湿地毯。就找塑料布垫,垫一块不行,垫二块不行,弄了三块才行。这样,就不怕冰块融化出来的冰来了,冰水渗下去就可以被塑料布接挡住。当时,我们的工作做得很细,做到了冰水不外漏到房间地毯上。主席在这儿住了十天,我们每天换冰块,既保障了室内温度降下来,又保证了冰水不外泄。

      主席住在滴水洞的期间,收到江青写来的一封信。主席住了10天,决定回北京。

      主席这次回韶山后,一直到他老人家去世,再也没有回过故乡。

为主席补拖鞋

      在生活上,毛主席确实很俭朴。比如,毛主席穿衣服,他的稍好一点的衣服,只有一件春秋季节穿的薄大衣、还有两件中山装;其他的衣服,都是打补丁的。现在这些衣服,都保存在韶山毛主席遗物纪念馆。

      毛主席穿的一双皮拖鞋,还是建国初期的。这双皮拖鞋穿得太久了,鞋头的表层皮已经朽了、破损了、能看到里层的衬面布了,主席还是舍不得扔掉。

      有一次,主席外出住在武汉。那天,主席的拖鞋又裂开了;趁主席午饭后休息,我就赶快去街上找皮匠补鞋。找到了一个皮匠摊,我请补鞋师傅抓紧时间补。补鞋师傅看到鞋皮已经蚀损得朽了,就讲没法再补了。我心里很焦急,恳请他无论如何给补一补,但是他讲补不了。

      主席午休起床这双拖鞋仍要穿的,我必须在这之前办好这件事。怎么办,补鞋师傅办不了,我就动脑子自己来解决。我回到住地,发现主席司机的皮鞋是很软的“鸡皮”,就割了一块,先用水烫洗一下,再用熨斗熨平,然后我就十分细心地把它补到拖鞋的破损面上,把线头的结打到不起眼的地方,防止磕主席的脚面。

      起床后,主席把补好的鞋穿在脚上,还专门低头看了几眼。我问主席,补得怎么样?主席说,补得不错。这双拖鞋与毛毯毛巾被一起,在韶山纪念馆。

      主席的睡衣、毛巾被,打了80多个补丁,这是经过数数的,不是凭空想像出来的。主席的毛巾被破旧到什么程度?上面的线绒绒都掉完了,只剩下筋筋。洗的时候,不能用力抻动,只能在水里轻轻漂动,晾晒后用熨斗熨了,再给主席使用。睡衣和毛巾被这么破旧,我多次提议要更换,但主席就是不让换,一直到他老人家去世也没有换过。

主席只吃两顿饭

      主席有一天只吃两顿饭的饮食习惯。主席一天只吃两顿饭,不吃三顿饭。平时喝稀粥不多,大都是吃饭。

      主席一般是早晨六、七点钟才吃晚饭。早晨吃晚饭,怎么理解呢?因为主席晚上办公、通宵办公,天亮才睡觉。主席的生活习惯与一般人不一样。主席一天睡觉六、七个小时,有时只睡二、三个小时。他心里想着国家大事而睡觉少,不是主席不想睡。

      主席一天吃两顿饭的饮食习惯,我曾经问我主席,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主席说,那是很早很早了人。他讲他是湖南人,湖南人在农忙时干活重干活多才吃三顿饭,农闲时吃两顿饭。主席说他是闲人,闲人就吃两顿饭,不能吃三顿饭。我作工作人员都了解主席的性格,像改变一下吃二顿饭的习惯,绝对不能强求于。怎么饮食、吃什么好,主席都知道。

      主席最喜欢吃的东西,确实是红烧肉。主席平时也吃点鱼。

      有人讲,主席一顿也没有吃过山珍海味,这个说法不真实。主席担任国家主席的时候,外事接待宴请贵宾,所以伙食安排不能弄得太简单,其中应该有好的菜谱。在家里,主席吃的饭食很简单,从不铺张浪费。

      主席对自己的要求非常严格。比如,我们跟随主席到外地活动,每天有三角钱的补助。主席也是外出人员之一,也能享受这个待遇,但主席坚决不要。主席为什么不要?主席说:“我有稿费,不需要国家再补贴。不够,在稿费里支一点就可以了。”

      主席的稿费确实不少,但他个人一分钱也不要,都交给国库了。他走(去世)之前有过交待,自己的孩子也不能给。

      主席走(去世)后,组织上考虑给李敏、李讷、毛新宇每人二千元,买个冰箱电视机什么的。那个年代,有的老百姓家里已有了这些家用电器,但她们家没有。组织上为什么要考虑给主席的子女一点钱?因为主席走后,她们要搬出中南海。她们搬出来后,谁来考虑给主席的孩子生活条件上搞一点改善?所以组织上决定从主席稿费中拿出一点来给她们。主席生前一点不搞特殊化,孩子们对主席非常尊敬。

      主席每天这顿晚饭,是我陪着主席吃的。有一天,就发生了一个意想不到的“严重事件”。那是1963年发生的事,那天主席的晚饭菜有一小块鸡肉。吃着吃着,突然我发现主席在用筷子使劲掏嘴巴,而且在捅上层的牙齿。我一看,吓着了,这是怎么回事?原来,是一根碎骨头卡在牙缝里捅不出来。因为主席每顿晚饭前要吃安眠药,吃好饭后药效上来就可以睡觉了;此刻,主席刚吃过了安眠药,手有点使不上劲。我急中生智,说,主席,您把嘴张大一点,让我看看。我就趁着主席张口的时机,把手指伸进去,终于把鸡骨头拔了出来。

      事后,我向汪东兴报告了这件事,他要我绝对保密。第二天晚饭时,我对主席讲,今后能否不吃带骨头和带刺的荤菜?主席听后,笑了起来。后来,我们规定厨师,主席晚饭这一顿上的荤菜,一律不能带有骨头鱼刺,主席的饮食安全必须绝对保证。

最后给主席理发

      听闻毛泽东过世的消息,主席理发师周福明想到他老人家很久没有好好理过发了。病重时,他的头发都是由医生用剪刀随意打理。于是他含着泪,向组织申请了最后为毛主席理一次头发。组织很快就同意了他的申请。

      周福明9日当晚凌晨3点,再次回到熟悉的丰泽园见到毛泽东,周福明的心中五味杂陈。这一次毛主席再也不会笑着和“小周”打招呼,让他“你办你的公,我办我的公”了。最后见到的主席是面容安详的。他平躺在他平日所睡眠的睡塌上,犹如睡着了一般。

      弯着腰为主席理发有些不方便,他便跪在床边,收敛起所有的悲痛,专注地做好手上的工作。

      为毛泽东理完头发后,他如往常一样,用热毛巾敷在毛泽东头发上,用篦子一遍遍刮着。接着他又为毛泽东刮了脸、刮了胡子。主席的面容恢复到病前干净精神的样子,仿佛重新拥有了神采。整个过程中,他一如往日进行工作时平静。后来据他回忆道,那时他早已哭干了泪水。

      周福明简介:

      周福明,1935年2月生于江苏省邗江县。1953年至1959年在杭州市做理发工作。1960年3月5日到毛主席身边工作的。第一次见到毛主席是1959年12月26日。任毛泽东的理发员、卫士直到主席去世。他为毛泽东最后一次理发,他为毛泽东扶柩守灵。1996年周福明从中央警卫局办公室退休,之后担任毛泽东故居的管理工作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