证件查询:
搜索:
半路丹青——管耘园
发布人:彩虹   更新时间:2021/11/16    点击27270次
  

孙业红

 

 


他是一位出色的医生
精湛医术赢得多个荣誉

 

       管耘园画画,算不上“弃医从艺”。
      “做医生,我一直尽心尽力。”管耘园是这样说的,更是这样做的。1996年,他成功实施南通市首例冠心病介入手术,填补南通地区的一项技术空白;2002年,他的“PTCA+冠脉内支架植入术治疗冠心病”获得市医学新技术一等奖;2005年,他的“超声检测冠心病患者颈动脉粥样斑块”获得江苏省医学新技术二等奖。
      在管耘园的带领下,南通一院心内科成功跻身省级临床重点专科,他本人也被评为南通市劳动模范,其主持的课题“冠脉介入对心肌损伤的实验及临床研究”通过省级鉴定,在省级以上核心期刊发表论文40多篇。
      对医学工作的执着与专注,让管耘园收获了许多鲜花和掌声。然而,面对荣誉,他却显示出一般人少有的从容与冷静。如何舒缓紧张高压的工作?如何从日复一日的枯燥手术中跳脱出来,获得更多的心灵滋养?如何在冷冰的手术之外,给病患更多的人文关怀?在一次机缘巧合之下,管耘园对中国画产生了兴趣,并一发不可收。从此,便开始了长达近30年的丹青之路。
 

 

他出身寺街书香世家
在中国画中找到心灵归宿

 

     “我家的老宅在寺街61号,我在那里住到1997年,有4间庭院18间房,陈列着老式的床,挂着古典字画…..”管耘园的骨子里自有一股洒脱的文人气质,这与他生在寺街、长在寺街密不可分,更与他特殊的家庭背景相关。
      原来,管耘园的曾祖父管仲谦是张謇创办的第一养老院首任院长。祖父管国光在张謇创办的私立南通农科大学担任教授,叔祖管石臣是张謇的秘书,亲随张謇多年。父亲管霞起是一名历史老师,也是张謇研究中心的一名研究员,曾担任首部《张謇全集》的副主编。在这样的书香门第成长起来的管耘园,不可避免的,对人文历史、书画艺术产生兴趣。
      长期高压的工作状态,曾让管耘园一度累倒。“有一次生病在家休息,站在寺街老宅的庭院中,我突然十分感慨,翻箱倒柜地找家里的老字画,想要留住一些美好的旧时光。”此后不久,在友人梁战的介绍下,管耘园与书画大家尤无曲相识。那一年,是1987年,管耘园刚刚步入不惑之年。
     “当时,尤老住在八仙城附近,一进他家的庭院,我的心就莫名地安静下来。”管耘园回忆,第一次见面,尤老就送了他一幅画,老人家的恬淡和平易近人,给他留下了深刻印象。每次从尤老家回去,管耘园的心情都会给外好,“在那里坐一坐,聊一聊,我顿时就感觉神清气爽,所有工作中的烦恼和压力都烟消云散了。”从此,管耘园每周都会到尤无曲家去拜访,看老人家作画、听他讲画,这个习惯一直保持了整整20年,直至尤老去世。

 管耘园和梁战(左一)黄骥元(左三)拜访季修甫先生

 

他与尤无曲成为“忘年交”
在水墨之间得到灵魂的滋养

 

      20年来,看尤无曲作画,是管耘园最享受的时光。
     “尤老画画,看似无法,却笔笔有法。他总跟我说,画画其实很简单的。”或许,是一种上天注定的缘分,尽管毫无绘画基础,但悟性很高的管耘园很快成为尤老的忘年交,尤无曲甚至亲切地称他为“耘耘”。而管耘园也利用他的专业知识,时常为尤无曲夫妇提供健康咨询和养生指导。
      在尤无曲的鼓励下,管耘园从一朵花、一棵树、一块石头开始画起,逐步学习如何用笔、用墨、用水、构图,从画小品慢慢过渡到画一幅完整的水墨画。“尤老生平亲自给我改过4张画,赠送给我的亲笔画也有200多幅,但更为重要的是,我从他身上学到了做人的道理。”管耘园坦言,尤老对名利的淡泊给了他很大的触动:这样一个拥有极高绘画造诣的艺术家,却甘于在医学院的一间小房间用毛笔画了多年的医学解剖图,直至退休。在管耘园看来,尤无曲用他的一生践行了“名利淡、事事淡”6个字。
      身为临床一线的医生,管耘园的工作压力很大,“有段时间又在创省重点科室,几乎天天像打仗一样,但画画让我得到了及时的修整、调节和文化的熏陶,获得一种最好的放松。”因此,管耘园认为,画画与当医生毫不冲突,事实上,医学思维也需要人文精神的渗透,除了技术之外,医生还应当更多地去关注患者这个人,了解并体会病人的感受与痛苦。     

工作中送去人性的温暖


他博采众长、笔耕不辍
将画品与人品完美结合

 

      对于管耘园而言,与其是研究、学习中国画,不如说是通过品读一幅幅名家名作,感悟一个个画家的人生故事。“其实,从尤老去世之后,我才算是真正开始创作水墨画。”管耘园说,除了尤无曲外,他博采众长,从“明四家”沈周、文征明、唐寅、仇英,到八大山人、石涛、宋徽宗,再到齐白石、张大千、陈师曾、黄宾虹、吴昌硕等等,不拘一家,法乳浸沈。
      “除了揣摩、临摹他们的作品,我还会翻阅他们的传记、年谱和语录,正所谓画品如人品,一位画家的阅历和人生态度,往往都能从他(她)的作品中得到反映。”在管耘园家的客厅,挂着一幅南通著名女画家李巽仪亲笔所作的梅花图,“每次看到这幅梅花,我就会想起老人家高洁的人品艺德。因此我收藏的不仅仅是一幅画,更是为了表达对她的一份怀念。”
      为人要正派;做学问要有踏实的态度……这些年来,管耘园时刻牢记尤老对他的叮嘱和教诲,徜徉在中国画的艺术海洋中。截至目前,他创作的水墨画得到更多的赞赏及肯定中,涉及山水、花卉、翎毛、草虫,笔耕不辍,无不精妙。在画画之余,管耘园兴趣广泛,养花、养秋虫、收罗各地“淘”回来的奇石……这些爱好,也让他笔下的中国画更富有情趣,生机盎然。
      “一进画室,我就完全入境了,特别享受这种凝神静气、酣畅淋漓作画的感觉。”管耘园说,中国画说到底是文人画,画作的背后是深厚的人文修养,其意境之美,令人沉醉。正因为如此,他认为,真正的中国画是要与西画拉开距离的。



他以虔诚之心对待艺术
用画笔开启人生第二次青春

 

      看管耘园作画,同样是一场视觉的享受。
      他作画从不用现成的墨汁,必定要用几十年甚至“上百岁”的老墨,亲自研磨,“只有亲手磨出来的墨,色泽才会鲜亮。”
      如同他娴熟的手术操作一样,一旦下笔,必然是笔笔从容肯定,一气呵成。几分钟完成一幅画作,对于管耘园来说,早就是家常便饭。“除了外出,只要在家,必定每天都画。”
      读万卷书,行万里路,方能作画。从西藏、新疆、内蒙古,到深圳、香港、澳门,再到法国、德国、埃及……6年前从医院退休后,管耘园便将大把的时间用来饱览大好河山,看遍人间繁华,也从中汲取了更多的创作灵感。“画山水画,不爬山肯定是不行的。光这几年,我就爬了50多座山。”一路走,一路看,管耘园也一路收获着感动,“在塞纳河畔看艺术家沙龙,我可以呆上整整一天。”
      尽管已是古稀之年,但管耘园依旧精力充沛,反应灵敏,语速快,回微信的速度更快。他说,画画就是他最好的养生。他不上老年大学,不跳广场舞,不加入任何书画或美术协会,不参加任何书画比赛;他对名利早已看透看淡,从今年起,他不再与医院续聘,只一心一意地画画。“今始了却公家事,七十又获自由身。梦中忽忽多少事,自此心怡皆可成!”管耘园用这首诗自比。
      30年情醉笔墨,管耘园虽不是科班出身,但他的作品却以独特的“管氏”风格感染着观者。今年5月1日,“半路丹青——管耘园画展”在南通紫琅文苑举行,展出了50余幅作品,画面里山水磅礴的气势,鸟虫精到的笔墨,花草盎然的生机,处处体现了作者的巧思妙想。其韵味隽永的笔墨,仿佛是一首交响诗,书写着他丰富的内心世界与他感知的山水气象。
      “他走了很多路,看了很大的世界,他的艺术观从笔尖流淌出来,令人为之动容。”画展开幕当天,知名画家侯德剑作为嘉宾前来捧场。南通地方史料研究专家赵鹏更为他亲自操刀刻印。
       管耘园说,只要身体允许,他会和尤老一样,一直画下去,直到拿不动画笔……    

             

陪画家耿颂九(左二)看望名宿顾梦吾先生(左四)

孙儿也想画几笔

 
在北京中央美院寓所拜访高冠华先生 (右)

                  

管耘园(右一)曹简楼(右二)邱丰(右三)张瑞芳(右四)唐真寿(右六)参加上海美术馆《通州艺苑书画展》开幕式
 


                 
画展开幕式南通市美协主席侯德剑致词   

                             

江海之声 管耘园画展

         
媒体采访

                                    

管耘园先生和书画家梁战先生

 

       管耘园先生选择了艺术,每幅作品诠释了他的境界和精进,我们期待管先生的作品更多巡展。
 

       管耘园简介:

       管耘园:江苏南通市第一人民医院心内科原主任、主任医师、教授、硕士生导师、市劳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