证件查询:
搜索:
重庆市龙溪河狮子滩水电站又发现“纪念碑”与“老红军陈昌旧居”两处区级文物保护单位
发布人:彩虹   更新时间:2021/9/29    点击15048次
  

     新红网讯据国电投重庆狮子滩发电公司消息,他们终于找到了“龙溪河梯级电站烈士纪念碑落成纪念碑”和老红军陈昌夫妇的旧居。

     据悉,在2021年两会期间,重庆市长寿区文管所将此“纪念碑”与“陈昌旧居”一起,公布为“区级文物保护”单位。

     从此,环长寿湖一带的红色旅游带即将完成,下一步将拨款维修陈昌旧居。届时周恩来总理视察长寿湖电站的“六角亭”、龙溪河梯级电站烈士纪念碑落成纪念碑、狮子滩水电文化长廊、中国工农红军西路军高级将领杨克明故居(待建中,预计2021年修缮完毕)、中央特科元老陈昌旧居(待建中)、刘伯承元帅“老虎洞养伤”旧址(待认证中)即将完成!

龙溪河梯级电站烈士纪念碑落成纪念

      四川长寿县龙溪河上的狮子滩、上清渊硐、廻龙寨、下清渊硐四个梯级电站。解放后在中国共产党的领导下,从一九五一年三月开始兴迠,到一九五八年七月全部建成发电。装机容量为十万七千五百千瓦,这在我国水电建设史上留下了光辉灿烂的一页。它再一次地告诉人们,只有在中国共产党的领导下,只有在优越的社会主义制度里,才能充分发挥广大群众无比的智慧和忘我劳动的精神,创造出惊天的奇迹。人们懂得只有加速迠成社会主义社会、共产主义社会,才有永远幸福、永远欢乐的源泉。

      担负龙溪河流域梯级开发的水电站迠设者们,贡献出了自己无穷的智慧和辛勤的劳动,甚至付出了自己的生命。这种智慧和劳动、血和汗凝结成的电流。满足了社会主义工业化的需要;加之,在各个战线上出现的大跃进的新形势,给祖国的社会主义迠设事业带来了:“一天等于二十年”的速度,社会主义的幸福、共产主义的远景历历在目了。

      当今,在欢呼我们祖国获得最大跃进的时代,我们永远不会忘记为了社会主义迠设事业在修迠水电站中而贡献了自己宝贵生命的赵德中等二十名烈士们!我们这种热爱祖国、热爱劳动、热爱社会主义迠设事业的伟大精神,将永远铭刻在我们心里,我们将继承他们的远大理想,为迅速实现祖国电气化而奋斗!为彻底实现共产主义而奋斗!

      值此,龙溪河上四个梯级电站建成之际,特立此碑,以志悼念。

电力工业部狮子滩水力发电工程局 建立

一九五八年七月

附件2:陈昌、何妨同志简介

陈昌和何妨旧居(二层楼四合院,据说是地主的老房子)的照片。

      陈昌一家人(陈昌、何妨、陈世英、陈伟光何龙狮还有老战友娄甚四)于1954-1961在此居住。
      陈昌在此完成了《陈昌同志自传》《陈昌同志革命斗争历史简明表》《陈昌同志革命历史部分证明材料》《陈昌同志恢复党籍申请书》等军史,已被中国人民解放军档案馆视为国宝级赠藏。
      旧居于2020年1月被居住者不小心烧毁,旧居现在处于完全的空置状态。

陈昌遗像(1907-1960)享年53岁

      陈昌,曾用名贾佐、贾希一等20多个化名。四川省仪陇人,1907年生、1926年参加革命任叶挺独立团(铁军)排长、1927年担任贺龙上尉侍从副官,参加南昌起义兼任“贺龙手枪队”队长保卫南昌起义指挥部及将领安全(于2020年8月1日在南昌八一起义纪念馆正式上参加八一起义人员墙),同年底参加中国共产党。

      1931年顾顺章叛党投敌使上海党中央和中央特科遭到毁灭性破坏时临危受命参与中央特科重建,在党旗下慎重宣誓做“无名英雄”,从此在王世英、李克农、董必武等等同志的单线领导下开始了18+3年的谍战生涯。1949年,为了营救渣滓洞难友暴露而回到重庆市公安局当特警(继续以灰色身份开展工作)从事反特肃反工作。从1952年开始遭遇迫害、1954年底到狮子滩水电站工作,1958年被补划“极右”于1960年在大洪河水电站大坝含冤谢世。

      1961年由王世英(中央特科直线领导人)、汤昭武(南昌起义的老战友)两位老战友联名向党中央申诉恢复革命历史和名誉,于1965年由中组部第一次平反恢复革命干部身份,纠正错捕错判和极右,承认1926年参加革命、1927年入党但党籍只承认到西安事变;1978年由陈养山、陈克寒(中央特科的老部下)两位老战友联名向党中央申诉,于1981年由中组部第二次昭雪恢复,即恢复党籍(本人由中组部、公安部决定改随父姓叫陈龙狮,姓名源于龙溪河狮子滩水电站地名),于1982年7月1日由中共四川省委举行了“陈昌同志骨灰盒覆盖党旗仪式”。

何妨遗像(1923-2009),享年86岁

      何妨,曾用名何送金,福建省福清人,越南归侨。1923年生,1924年到厦门、1937年参加革命、1938年因不满入党年龄认定为“按党员使用”团员,1942年参加“陈昌特工组”、1945年与家父陈昌结婚成为隐蔽战线上的一对《永不消逝的电波》,解放后在重庆市公安局任便衣警察,1952年受丈夫冤案株连被重庆市公安局开除重新参加工作(医护人员)、1954年到龙溪河狮子滩水电站工作、1962年在重庆轮船公司乐山分公司、1965年到乐山地区人民医院工作、1982年由中共四川省委组织部平反后入党,2009年病故后与丈夫合葬,演绎完3+17+50=70年的革命爱情故事(她为党和军队献出了4个孩子、一个丈夫的性命,自己父母去世时因为关押在牛棚无法尽孝),她是一位普普通通的中华妇女,其事迹感动中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