证件查询:
搜索:
一座活的水电工业遗产博物馆——记狮子滩水电80周年(上)
发布人:张卫东   更新时间:2021-1-11    点击2889次
  

刘 贇

 

 
写在前面的话

1941年1月1日,国民政府资源委员会龙溪河水力发电厂工程处长寿分厂在重庆长寿定慧寺成立,黄育贤兼任厂长。这就是狮子滩水电的前身。企业80年发展历程中,先后使用过长寿发电厂、龙溪河电厂、505电力厂、重庆506厂、长寿水力发电厂、狮子滩水力发电总厂、重庆中电狮子滩发电有限公司等名称,现名国家电投集团重庆狮子滩发电有限公司,隶属于国家电力投资集团公司。本文简称狮子滩水电。

在位于重庆长寿的狮子滩水电文化展厅,陈列着一件庞大的展品。从机身的铜制铭牌和依稀可辨的英文不难看出,这是一台老式进口水轮发电机。

这台1939年从英美进口的水轮发电机,是桃花溪水电站一号机本体。容量虽只有292KW,却是由著名水利水电工程专家和工程教育家张光斗设计,著名水电专家、中国水力发电事业主要创始人之一黄育贤亲赴香港订货,中国最早的共产党员水电专家、革命家吴震寰于战乱中亲赴越南海防将其运回——它是中国大陆由政府投资修建的第一台水轮发电机!

狮子滩水电文化展厅

1941年桃花溪发电,首月供给149户照明用户,售电量2712度。由于这一水电站的建成,众多工厂迁建到长寿,如恒丰和允利米厂、中国火柴厂、中国工业炼油厂等,国防委员会所属二十六兵工厂、二十八兵工厂等更是用电大户,在能源奇缺的上世纪40年代,桃花溪以及随后建成的龙溪河下清渊硐水电站,以当时中国最廉价的电力,有力地支援了抗战大后方的生产。

这台如今看来容量微不足道的水轮发电机,不仅是狮子滩水电从无到有的最初见证,同时也是民族水电工业蹒跚起步的缩影。然而,狮子滩在中国水电史上的地位远不止于此,它的人文底蕴也远比人们了解的更加深厚凝重。

长寿湖大坝

2020年12月17日,国家工业和信息化部发布通告,“狮子滩梯级水电站枢纽”被正式列入第四批国家工业遗产名单。狮子滩水电,这个诞生于抗战烽火,兴起于“一五”计划,在产业报国路上负重前行八十年的能源企业,又被赋予一重恰如其分的身份:一座活的水电工业遗产博物馆。

狮子滩水电站

一、狮子滩水电的诞生,同时孕育了中国第一代元老级水电专家群体

原水利电力部副部长李锐曾撰文写道:“水电系统的技术人员,都知道中国水电的四位元老:施嘉炀、黄育贤、覃修典、张昌龄,他们都出身于清华……”。这四位元老,除施嘉炀以外,其余三位,以1935年黄育贤率队踏勘龙溪河为开端,均先后来到狮子滩,他们既是狮子滩水电的创始人,也是中国水力发电事业的主要创始人。

1937年,为参加抗战后方建设,毅然放弃美国学业的张光斗也来到狮子滩。多年后他在自传《我的人生之路》中回忆:“……龙溪河梯级开发,有狮子滩、上清渊硐 、回龙寨、下清渊硐四座水电站……大家工作很努力,热情很高,因为这是支援抗战的工作,半年把设计和图纸做出来了。当时的工作和生活条件是很艰苦的,但大家很愉快。”

这一时期,龙溪河畔的著名专家人物还有吴震寰、李鹗鼎、裘燮均、萧季和、蒋贵元、朱宝复等,几乎囊括了全国最主要的水电建设人才。

1945年,中国政府派出73人参加中美三峡工程联合设计,成行赴美的人员中,张荫瑄、周太开、冯乐熊、李津身、李景沆、林元惕、刘芳级、卢伯章、马君寿、潘仲渔、邓才寿、曹承慰、王伊复、于崇文、徐怀云,以及未成行但参加了设计的蔡镇宇、胡世乐、王忠汉、舒扬棨,均出自于龙溪河工程。他们不仅是三峡最早的元老,回国后也大多进入了八大设计院等机构,成为电力行业高级技术领导人、一代水电专家。

二、狮子滩水电的修复,牵动了党中央毛主席的心

1949年11月重庆解放前夕,下清渊硐和桃花溪电站被溃逃的国民党军队相继炸毁。面对一片废墟,电厂职工自动组织起来修复发电机。湖北技工卢会卿克服电气物资紧缺的困难,在没有氧焊的条件下,用原始的烧银牌焊接法和用白绸裹伤浸漆保证层间绝缘,攻克了定子线圈修复工作的主要难关,为修复工程立下汗马功劳,是年被评为全国劳动模范,光荣出席了第一次全国工农兵劳动模范代表大会。

1950年8月12日,政务院经济委员会向党中央函告长寿电厂恢复发电消息后,中共中央办公厅复函指出:“奉毛主席交下你会来函,知你会职工在被蒋匪炸毁的废墟上迅速地修复发电厂甚感欣慰!长寿水力发电厂的恢复和开发,中央极为注意,明年并拟继续开发。希望全体职工努力提高政治和技术水平,迎接明年的建设任务。”中央复函极大地鼓舞了长寿电厂的广大职工。

三、狮子滩水电的建成,被苏联专家誉为“新中国水电建设事业首先开放的一朵鲜花”

1954年8月1日,狮子滩主体工程开工,第一台机组于1956年10月1日发电,1957年3月全部四台机组投产,总装机48MW。狮子滩水电站比计划提前14个月发电,极大缓解了当时重庆地区用电紧张的局面。

狮子滩水电站投入生产后的一年证明:机电设备制造安装良好,工程质量符合设计要求,一年计发出6000多万度电,节省燃煤35000余吨,首先满足了1956年第四季度重庆地区亟需的1000万度电,对超额11.68%完成全年全市工业总产值有着决定性的作用。同时,使重庆等地工业用电的成本比之前降低25%左右,而且保证了1957年重庆电力增长15%的需要。

1956年4月,时任水电建设总局总工黄育贤在《科学大众》杂志发表科普文章《狮子滩发电站》指出,狮子滩水电站的建设速度和施工质量“标志着新中国水力发电建设事业正在胜利地成长”;同年10月,狮子滩水电站发电剪彩仪式前夕,时任水电建设总局局长李锐在《人民日报》发表署名文章《狮子滩水电站发电的意义》也指出,“狮子滩水电站这些实际的情况,特别是速度和造价方面,使我们更深刻地认识中国发展水电事业的特殊优越条件,我国应当尽快尽多发展水电的正确方针从而得到更有力的说明。”

眼见这新中国第一座自建大型水电站的建设成就,苏联专家卓洛塔廖夫感叹说:“如果说狮子滩不是新中国水利建设中一朵先开的鲜花,至少,也是新中国水电建设事业中先开的一朵鲜花。”

因着这一朵鲜花的首先开放,它的种子被带到了岷江、三门峡、以礼河,撒向了全国各地。

四、狮子滩水电成功,周恩来总理欣然题词,朱德委员长开怀赋诗

1958年3月中共中央成都会议前夕,为研究治理长江规划、察勘与选择三峡工程坝址,周恩来总理一行包括中苏专家、工程技术人员100余人,从武汉溯江而上对长江进行实地考察。这一次的考察重点是三峡工程,起点武汉,终点狮子滩。

1958年3月5日,恰逢周恩来总理60岁生日。这一天,周恩来总理来到龙溪河,先后视察了狮子滩水电站、狮子滩大坝、上硐大坝和回龙寨工地,全面听取综合开发利用龙溪河水力资源的工程汇报,对电站系统工程质量优良、提前计划一年竣工投产、节约建设资金,对上硐电站先期续建完成投产,对正在续建施工的回龙寨和改建施工的下硐两个电站可按计划于1959年发电等表示满意,因而挥毫题词:“为综合利用四川水力资源树立榜样,为全面发展四川经济开辟道路。”

 


周恩来总理视察狮子滩水电站并题词

李富春、李先念副总理也题词:“为长江综合开发,开辟了道路,为四川的国民经济的发展服务。”

正是狮子滩电站的成功经验,让周总理看到了长江支流梯级开发的广阔前景。他的题词也充分表明,综合利用水力资源是前提条件,全面发展经济才是最终目的,并由此逐渐形成了治理长江必须防洪、发电、航运、灌溉、水产“五利俱全”的指导思想,后来成为三峡工程建设的一个重大原则。

1963年4月3日,年近八旬的朱德委员长也专程来到狮子滩。在听取狮子滩电站和长寿湖渔场负责同志有关情况的汇报后,朱德在重庆市委副书记辛易之、长寿县委书记纪俊仪等陪同下,视察了狮子滩大坝、溢洪闸、地下廊道和总理纪念亭,观看周总理和两位副总理的题词、电站建设碑文。朱德对电站建设、水力资源开发及长寿湖渔场建设,感到十分满意,并对相关工作作了指示要求。

朱德委员长视察狮子滩水电站并题诗

很多年以后,人们才发现了朱德长寿之行曾写过三首诗,收录在中央文献研究室编撰的《朱德诗词集》里,其中有《狮子滩电站》诗一首:

龙溪河上狮子滩,四级阶梯一水源。

利用层层修电站,功成恰是跃进年。

注:周恩来、朱德视察狮子滩部分文字,参考引用了《长寿工业史》有关资料,在此特别致谢)

(未完待续)

来源:四川省地方志工作办公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