证件查询:
搜索:
炸不断的电话线
发布人:刘虹   更新时间:2020-5-21    点击4926次
  
韩殿勉 口述    张林成 整理
 
 
 
      2018年初春,我来到位于辽宁省开原市老城镇的清河畔,采访了原志愿军二等功臣、二级战斗英雄韩殿勉。韩叔叔是父亲的战友,他操着一口标准的辽北方言,待人诚挚热情,使我感受到东北人的直率豪爽。
     在我们两代人感情融洽的交谈中,老人开启了记忆的尘封,将回忆的思绪渐渐穿越过历史的时空隧道,把我带进了那个战火纷飞的年代……
     1949年5月1日,我在原籍辽西省开原县四区,今辽宁省开原市中固镇孟家寨村报名参军。这个时候,东北战事已经结束,几经整编,我随所在部队于1950年初秋改编为志愿军工兵二十二团,并于当年10月奉命入朝作战。
     1953年春天,我们部队正在朝鲜中部伊川郡禹口洞进行战术训练。这个时候,我是一营营部所属电话班的战士。这年我22岁,此时我已加入了共产主义青年团,成为一名光荣的团员。在战场上立军功,报效祖国和人民,是我那个时候唯一的强烈愿望!
      6月12日,我所在的工兵二十二团一营接到工程兵指挥所的命令:开赴金城前线配合二十兵团六十七军执行军事反击作战任务。
     17日凌晨,我们全营抵达指定地域“三八线”前沿淮阳郡昌道里一带。此时“金城反击战”已经打响,任务紧迫,部队下车后便冒着敌人的炮火展开了战场道路交通维护保障施工作业。根据战场指挥的需要,我们电话班利用步兵部队作战的交通壕铺设了几条电话通讯线路。当天的傍晚9点左右,在营部附近的一个防空掩蔽部里,我所在的电话班班长吕占一(现居住在开原市铁西街,原籍是开原市业民镇人)向我传达营首长的命令:“韩殿勉同志:由我营营部所在地昌道里通往正南方十字架山左翼六O三高地一连施工作业区的电话线已被敌人的炮火炸断,现在由你和陈禄同志组成战斗小组,你担任组长,执行巡查接线任务!”听到有任务,我当即向班长表态:“班长你放心,我们保证完成任务!”
     领受任务后,我携带一捆备用电话线、(每捆电话线长一百米,是由七根钢丝组合的绝缘线)一台便携式电话机、三棵手榴弹、一个手电筒、一把铁钳子、一把电工刀,陈禄携带一捆备用电话线、一支冲锋枪、一把铁钳子、一把电工刀。带着器材装备,我和陈禄冲出了防空掩蔽部……
     在白天铺设线路的时候,我对途经路线的地貌进行了仔细观察:这条电话线横贯两条公路、两条河流、三座山岭,在到处布满沟壑的交通壕内一直向南伸向六O三高地,中间经过两个敌人的炮火封锁区,全长近十公里。此时的天空乌云密布、细雨霏霏,眼前伸手不见五指。为了躲避敌人的炮火追踪,手电筒不能随意使用。由于看不到电话线断在哪里,我和陈禄就一边摸着电话线一边向前行进。走出不远,我们就陆续碰到了几组步兵和炮兵部队的电话查线员,原来附近友军的电话线与我们铺设的是同一条线路。进入敌人炮火封锁区,只听见炮弹的呼啸声此起彼伏,隆隆震耳的爆炸声冲破了大地的宁静,信号弹、曳光弹、照明弹不时射向天空。我和陈禄顾不得自身的安危,在泥泞不堪的交通壕内借着炮弹爆炸的余光,一边紧张地接线一边用电话机与营部指挥所进行试机联系。与总机通话后,我和陈禄就急忙手捋电话线跑步前进到另一个敌人的炮火封锁区。此时敌人正在向这个区域进行不间断的炮击,每隔几分钟都会有炮弹在附近爆炸。为了抢时间,我毫不犹豫地对陈禄说:“我们迅速准备好线头,摸着断线就接,接好一处马上隐蔽在弹坑里试机”。就这样,我和陈禄坚持不懈地往返穿梭于敌人的两个炮火封锁区之间随时接线,基本保证了电话的畅通。
     下半夜的时候,敌人的炮火袭击一阵紧似一阵,不幸的是,友军的电话查线员在敌人的炮火袭击中都牺牲了。有一发炮弹在距离我和陈禄较近的地方爆炸了,陈禄被震昏过去,强烈的气浪把我掀倒,炮弹崩起的碎石、泥土噼里啪啦地砸在我身上,我头顶上顿时鼓起了几个包,全身到处都是划破的伤口。好在我还清醒,由于又累又饿,加上负伤,此时我浑身疼的就象散了架子一样,我挣扎着来到陈禄的身旁推醒了他,我对陈禄说:“我们的备用线不多了,现在友军查线的战友已经牺牲了,我们把那些牺牲战友使用的备用线搜集起来,不管是我军的电话,还是友军的电话,都是志愿军的电话,我们都要把线路接通,保证首长的指挥”。在随时都有可能牺牲的敌炮封锁区内,陈禄这位小我一岁的沈阳籍战友擦了擦脸上的血迹坚定地说:“无论多么危险,我们也一定要完成接线任务!”说完我们俩就又冲进了硝烟弥漫的炮火之中……
     18日拂晓的时候,我在试机中接到了营部指挥所撤回的命令。一夜的摸爬滚打,我们俩接通了一百多处断线,浑身上下折腾的就象泥人一样,军装也都破损了很多口子。陈禄搀扶着我走出不远,我们又发现了一处断线,我拿起断线头一看标记,发现这是炮兵部队的电话线,这个时候我们的备用线已经用完,两根断线头只差一米多远,我和陈禄怎么使劲也拉不到一起。恰在这个时候,前方突然响起了激烈的枪声和手榴弹的爆炸声,此时,我清楚地知道:对于在战场上作战的步兵而言,炮兵的火力支援是多么重要!于是我不再迟疑,我对陈禄说:“如果我牺牲了,你一定要接通炮兵的电话!”说完我一把推开陈禄,将两根露出钢丝的线头紧紧地抓在手里,当电流导过我身体的时候,我便昏过去了……
     当我苏醒过来的时候,已是当天的下午了,我发现我躺在野战包扎所的掩蔽部里,头部、脸部和身上缠上了很多药绵和纱布。知道我苏醒了,营教导员苍恩全、团直属卫生连连长姜天政、班长吕占一和与我一起执行任务的战友陈禄都围过来慰问我……!教导员苍恩全握住我的双手说:“小韩!你负伤了,是陈禄同志把你背回来的,你们不但保证了我们工兵电话的畅通,还接通了炮兵部队的电话,那是配属六十七军二O一师榴弹炮团的目标指挥电话,由于你及时接通了这条通讯线路,使前线主力部队在炮兵火力的支援下,又歼灭了伪八师一个营,你为党、为祖国人民立了功,你是我们志愿军的好战士,现在一定要听从姜连长的话,好好养伤!”面对着首长和同志们对我的殷切关怀,我激动的已是热泪盈眶……!我对教导员只说出了两句话:“我想早日归队,再去执行任务!”
     几天后,我团作战股参谋高守发同志代表部队组织向我颁发了由志愿军政治部授予的二等功臣、二级战斗英雄,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授予的二级战士荣誉勋章各一枚,志愿军政治部还授予我一张“优秀团员”奖状。1954年3月,我光荣地加入了中国共产党。
     1954年10月,我当选为由东北军区选出的全军英模积极分子代表,在北京召开的全军英模积极分子表彰大会上,我和代表们受到了毛主席、朱总司令的亲切接见。
 
 
      (作者写于2018年3月10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