证件查询:
搜索:
东北绿林的起源与文化特色
发布人:刘虹   更新时间:2020-5-4    点击3684次
  
张林成
 
 
 
 
 
      明末清初时,明朝边关将领毛文龙镇守辽东皮岛(今名椴岛,位于铁山、渲川之间)。由于毛文龙善于笼络人心,因此颇有声望,且经营海防数年,深得当地军民的拥护。这个时期,没落的明朝统治集团派系林立,政治斗争复杂多变。在这种四处险象环生的政治斗争中,朝中的部分权臣担心毛文龙自成体系,被辽东总兵袁崇焕以阅兵为名,到皮岛将毛文龙诱捕杀害。这起政治斗争直接导致了毛文龙部属的大哗,有的乘机降清,有的仍然服明,而其中大部“即不降清,亦不服明,他们啸聚山林,占山为王,落草为寇,重新上演了瓦岗寨、梁山泊的故事,做了打家劫舍,杀富济贫的胡匪。”这就是东北绿林队伍最初的起源。
      从清廷入关到十九世纪中下叶,由于东北地区人口稀少,社会生产力低下,而朝廷对东北的政权统治还比较稳固,所以,这个时期的东北绿林队伍还没有形成较大的规模。
      一八九四年日本发动甲午战争之后,东北连续遭到了日俄两个帝国主义的践踏,这场瓜分我国领土主权的侵略战争给东北人民  带来了无数的灾难,社会的极度混乱导致农村和城市出现了大批的失业人群。在这个人群中,有许多人是因为已经到了没有任何谋生的正当途径而被迫投身绿林队伍的。因此他们憎恨帝国主义、官僚买办统治阶级和封建地主阶级,以反抗帝国主义,反抗官府,杀富济贫为职业,并不骚扰一般的人民。所以,我们对近代史上的东北绿林队伍要做阶级分析,应该充分肯定他们反侵略反压迫的积极作用。辛亥革命党人宋教仁、张榕、张继、柏文蔚等人,和他们都有过联系,并在革命过程中,都起过程度不同的作用。
       从明末清初到抗日战争胜利,东北绿林队伍前后跨越了近三百年的历史空间。在这个较为漫长的历史演变过程中,逐渐形成了以下四个方面的特点:
      一、帮会式管理体制
      东北绿林广泛流传的称呼叫“绺子”,组建“绺子”队伍时叫“起局”,也叫“拉杆子”。具体运作的第一道程序是选一个“黄道吉日”,参拜“十八罗汉”为祖师爷,长期以香火供奉。这是一种带有封建迷信与宗教色彩的帮会组织。东北绿林——即“绺子”作为帮会组织,在清末民初时期是非常有名的。但“绺子”与当时其他帮会组织,如青帮,竹联帮,袍哥,洪门等比较起来,它的组织结构比较松散,东北绿林只是各个“绺子”组织的总称。“绺子”是生存于社会、活动在江湖的一个不入流(三教九流以外)的行业。不知从什么年代开始,逐渐演化、形成了部分行业规矩。其中较为普遍,也是比较突出的规矩叫“江湖八不抢”,即:“不抢老人、不抢妇女、不抢小孩、不抢孤家、不抢卖艺的、不抢窑子(妓院)、不抢私熟先生(教书的老师)、不抢“挑八股绳”的(走街串巷的货郎)。“绺子”的规矩不是铁的纪律,更何况“绺子的人员成份还相当复杂,在是否守规矩这个问题上,多数的大股“绺子”还是比较正规的,而一部分小股“绺子”却屡有“违规”的现象发生。随心所欲地杀人放火、打家劫舍,对于胡匪来说,也不是稀奇的行为。但如果这种“恶事”做多了,江湖名声弄的很狼狈,就有被大股“绺子”或几股联合的“绺子”消灭的危险。消灭不守规矩的“绺子,也是“绺子”行业首先需要遵守的规矩,这是一种帮会组织之间相互制约的江湖体制。
      投身绿林,加入“绺子”,过的是刀尖舔血的日子,其目的是为了生存。生存是“绺子”行业所面临的很现实、很严肃、很残酷的法则。多数“绺子”的财物来源主要是定期或不定期收缴、索要、绑票等几种形式,而索取的对象主要是官僚、买办、商人、地主等有钱的大户人家。也有的在战争中缴获或劫取,比如有的绿林抗日义勇军首领就曾经说过:“这小日本鬼子来了,咱们的小日子倒过的是又肥又滋润!”此话确实倒出了其中的玄机。
       二、绿林“报号”之谜
“绺子”只有说话有份量、有威慑力,才能够正常立足与生存。为了在社会上、在江湖中树立威望,“绺子”的大首领都给自己报出一个名号,并沿用这个名号来做为闯荡江湖的旗帜性标记。东北地区“绺子”的大首领百分之百都有名号。如辽南地区大“绺子”首领张海天的名号叫“老北风”;辽西地区大“绺子”首领高鹏振的名号叫“老梯子”;抗联十军军长汪亚臣当“绺子”首领时的名号叫“双龙”;抗联十一军军长祁致中当“绺子”首领时的名号叫“明山”;抗联一军三师副师长金海山当“绺子”首领时的名号叫“金山好”。
      “绺子”首领采用什么样的文字做为名号的称谓,基本上没有规范的模式,而是以自主随意性的方式取名号。但是,在“九·一八”事变前后的一段时间内,东北“绺子”首领的名号却出现了一次流派性的现象——以“好”字做为名号的尾字为典型标记。
        列表如下:
 
绿林报号
原 姓 名
原  籍
出  身
金山好
金海山
梨树
猎户
绿林好
陆子猷
开原
无职业
绿林好
不详
盘山
军人
绿林好
不详
黑龙江
无职业
老来好
刘世祥
法库
农民
老来好
华九江
海龙
军人
老来好
黎连长
原张海鹏部下
军人
九江好
贾金忠
海城
农民
九江好
不详
镇来
农民
四季好
姓纪
新宾
农民
四季好
不详
山东
伐木工
长江好
赵长恩
法库
富家子弟
长山好
不详
长白
警察
青龙好
齐福臣
梨树
农民
青山好
鲍庆镇
本溪
农民
东边好
刘东阳
法库
商人
老头好
吴海山
黑山
农民
北全好
李永全
北镇
农民
林中好
宛立言
海城
农民
山林好
岳国惠
海城
农民
打得好
孙贵堂
台安
农民
东来好
郭守英
沈阳
警察
平东好
不详
凤城
农民
天下好
周玉学
山东
军人
西边好
单永升
蒙江
农民
松江好
不详
沈阳
农民
三江好
罗明星
山东
军人
占山好
姜振东
柳河
无职业
    自来好
李天柱
佳木斯
猎户
登局好
不详
清原
农民
上山好
不详
清原
警察
万顺好
不详
清原
军人
王三好
不详
山东
农民
中义好
不详
山东
农民
通天好
不详
通辽
无职业
天降好
不详
珠河
警察
平日好
不详
凤城
农民
两江好
不详
宽甸
农民
东江好
不详
东丰
农民
占江好
不详
集安
农民
 
 
      上述近四十支“绺子”首领在同一个时期以“好”字做为绿林名号的尾字报号,这在东北“绺子”队伍的发展史上,还是一个前所未有的现象。是寓意吉祥?还是寓意好的声望、好的运气、好的结局……?我们不得而知。而我们所知道的是——这是东北“绺子”文化的一个特色、一个靓点、一个解不开的“谜局” ……
       三、独树一帜的文化特色
      “绺子”是在不间断的斗争与掠夺的过程中求得生存与延续发展的,因此他们十分清楚自己随时都有可能被各种敌人消灭或瓦解。所以,如何正确地甄别敌友,是摆在每一支“绺子”面前所需要解决的现实问题。因为在不同的环境下,“绺子”的活动一方面需要隐蔽,一方面还需要与社会进行沟通和联系。为防止奸细打入内部,他们制订了暗语或黑话。这些暗语或黑话由首领根据情况的变化随时发出,而这种代替性语言也会随时变更。时间长了,大多数暗语或黑话渐渐地固定下来,为整个“绺子”行业所通用,而不再为某一支“绺子”所专用。这些暗语或黑话做为近代史上东北绿林行业所独创的文化流派,就是在这样的历史背景下所形成的。
      暗语与黑话的作用是为了防止奸细与甄别敌友的,但是,暗语与黑话在具体的用法上是有区别的。暗语是将一部分食品、动物、器物等编成代替语言,这种暗语只要在日常生活中对外来人随意观测,就可以得出结论。比如在招待客人时,请客人喝酒是很普通的礼节,这个时候如果客人说出“酒”字,那就露馅了,因为酒的暗语叫“搬姜子”。
       下面列举部分暗语的内容:
       饺子——“飘洋子”
       白面饼——“翻张子”
       白面馒头——“暄子”
       大米饭——“伸腰子”
       小米饭——“星星散”
       高梁米饭——“大粒丸”
       枪毙——“插了”
       猎枪——“喷子”
       枪法准——“管直”
       火烧房子——“点亮子”
       信——“海叶子”
       马——“连子”
       驴——“鬼子”
       猪——“江子”
       狼——“张三”
       黑话的内容有单句、双句和连句,基本以一问一答的形式进行组合问答。
       一九三二年春天,在吉林市(旧地名“船厂”)东部、长白山脚下的松花江流域,活跃着一大一小两支积极抗日的“绺子”队伍。大股“绺子”的首领叫刘万魁,报号“刘快腿”;小股“绺子”的女首领叫王桂兰,报号“花蝴蝶”。出于共同抗日的需要,一天,“花蝴蝶”派手下参谋长(暗语叫“翻垛”)于洪仁前去拜见“刘快腿”,商议抗日的相关事宜。
      下面是于洪仁与“刘快腿”手下两个哨兵的黑话问答:
      哨   兵:“你是谁?”
      于洪仁:“我是我。”
      哨   兵:“压着腕?”(你子弹上膛了吗)
      于洪仁:“闭着火!”(我已关闭枪栓)
      哨   兵:“报个价?”(你来什么事)
      于洪仁:“拜山!”(拜见大当家的)
      哨   兵:“甩个蔓?”(贵姓)
      于洪仁:“顶水蔓。”(鱼顶水走)
      哨   兵:“啊,于先生。请!”
     东北绿林的暗语和黑话基本是相同的,但部分区域与部分“绺子”之间也有极个别的暗语和黑话是不相同的。比如“撤退”,辽吉地区的暗语叫“顺水”,黑龙江地区的暗语叫“扯乎”。
       从十九世纪末到二十世纪初,东北绿林的暗语和黑话开始普及并逐渐完善。但是这种暗语和黑话是从什么年代开始制定并正式使用的,这一点已经无从考证。应该可以确定的是——这是东北绿林行业多年的积累,更是“绺子”几代人智慧的结晶。
近代史上东北地区所产生的绿林队伍是在帝国主义、官僚主义、封建主义的压迫下被逼上“梁山”的阶级产物。做为一个特定历史区域、特定历史时期的特殊行业,东北绿林已经永远退出了历史舞台。但是,由东北绿林所创造的暗语和黑话却是一种极其特殊的文化现象,它也同样是黑土地特色文化领域一朵绚丽的艺术奇葩。应该进行深入挖掘并予以保护与珍藏,因为任何一种遗留的文化现象都不应该随着岁月的远去而流失。
       四、民族爱国主义的典范
      “九·一八”事变前,东北绿林队伍的规模大约为六万人左右,到一九三二年春天,迅速增长到十三万人左右。据当时的东北民众抗日救国会档案记载,在辽宁省加入抗日义勇军战斗序列的“绺子”队伍共131支,人数为六万人;在吉林省加入抗日义勇军战斗序列的“绺子”队伍共50支,人数为四万人;在黑龙江省加入抗日义勇军战斗序列的“绺子”队伍共40支,人数为三万人。
      “九·一八”事变后,在山河破碎、国难当头之即,不愿做亡国奴的东北民众纷纷以各种形式揭竿而起,举旗抗日。而当时的一部分有号召力的军人、警察、工人、农民等人,为了组织抗日武装,则纷纷以“起局”的方式建立起了“绺子”抗日队伍。这是东北绿林队伍最鼎盛的历史时期。在全部东北抗日义勇军的队伍中,绿林抗日队伍占据了百分之二十以上的规模。
东北绿林的人员大多精于骑射,而且剽悍勇敢,他们以自己的集体为战斗核心,以服从首领的命令为天职,在东北抗日游击战争中,利用人地两熟等优势条件,于白山黑水之间随意自主地到处袭击日寇。做为一支极其特殊的抗日队伍——东北绿林对整个东北抗日战争的延续发展起到了不可替代的助推作用。
      在三年多的东北抗日义勇军史上,有很多的绿林首领在东北民众抗日救国会的委任下担任了重要职务。东北绿林在抗日斗争中唤醒了民众起来抗日,推动了抗日形势的发展。他们的组织在扩大中也吸收了许多爱国军人、警察、工人、农民、青年学生和知识分子参加。在为争取民族独立与领土主权的斗争中,与日寇展开了浴血厮杀,殊死搏斗,沉重地打击了日本帝国主义侵略者,为中华民族反抗异族的入侵,立下了不可磨灭的历史功绩。在中日民族矛盾不断上升的历史时刻,东北绿林的有识之士从民族大义的角度出发,主动化解了与国内的阶级矛盾,进而捐弃前嫌,共赴国难,他们的杀声也同样是中华民族被迫发出最后的吼声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
       一九三三年五月三十一日,国民党政府与日本政府签署了丧权辱国的《塘沽协定》,这个卖国条约的签署,直接导致了东北抗日义勇军的斗争形势被迫转入了低潮。值此民族危亡的紧急关头,中国共产党肩负起了领导东北人民继续开展抗日斗争的重任。从一九三四年初开始,一部分继续坚持抗战的东北绿林队伍在中共满洲省委的号召下,陆续参加了东北人民革命军与东北抗日联军。从此,这部分东北绿林队伍走上了由中国共产党领导的抗日道路,开启了抗日战争新的篇章,溶入了全民族解放事业的大潮之中。而在东北绿林的队伍当中,有五位首领担任了抗联部队的高级将领,他们是:汪亚臣、祁致中、金山好、宋德林、姚振山,他们最后都壮烈牺牲在抗日战场上。
      在波澜壮阔、艰苦卓绝的东北抗日战争中,有多少绿林英雄血洒抗日疆场,是一个永远无法统计的数据。
      抗战时期的东北绿林是光荣的!也是悲壮的……!
      这是东北绿林彪炳千秋的历史一页!
 
                        二0一三年七月十八日
 
 
 
       链接
       作者简介:
 

张林成
 
 
            
     张林成,1963年出生。辽宁省开原市靠山镇郭家沟村农民,业余职务系“九一八”战争史研究中心副秘书长、辽宁省历史学会铁岭市分会常务理事、铁岭市作家协会会员、开原市历史学会副会长,现从事“东北绿林”特色文化研究与电视剧艺术创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