证件查询:
搜索:
红色基因传承陈列馆走进沈阳皇姑屯事件博物馆
发布人:刘虹   更新时间:2019-8-31    点击1956次
  

传承红色基因 重温十四年抗战在沈阳打响第一枪历史

 

红色基因传承陈列馆走进沈阳皇姑屯事件博物馆

 

刘佳佳 

 

 

 

      为进一步“讲好沈阳故事 传播好沈阳声音 树立好沈阳形象”,展示沈阳这座英雄城市的独特文化,扩大沈阳作为抗战名城的知名度和影响力,8月31日,全国首家红色基因传承陈列馆创始人宋濯新女士与馆长刘佳佳、红色基因传承人贺然、副馆长援越抗美三等功获得者金巨友、戴金生、靖德利、宣讲团团长赵宽石、副团长李希印、宣讲员方续海 马儒德 韩玉海 徐振胜等一行来到位于沈阳市皇姑区天山路“奉天皇姑屯医院”旧址旁的皇姑屯事件博物馆。作为大东区国防教育宣讲员的红馆各位援越抗美老战士,清晨6点就分别从抚顺、苏家屯和沈阳市区来到陈列馆。
      全国首家红色基因传承陈列馆创始人宋濯新女士提出:十四年抗战是从沈阳开始,拉开了世界反法西斯战争的序幕,沈阳是抗战的起点城市,作为沈阳人我们需要立足“十四年抗战”,将其中注入更多的沈阳“元素”,让更多人关注沈阳抗战历史,推动沈阳抗战故事走向全国、走向世界,用鲜活的史实彰显沈阳这座英雄城市的品质和魅力!
      1928年6月4日,发生的皇姑屯事件是震惊中外的一次重大事件,在这次事件中,北洋政府末代国家元首张作霖被关东军蓄意炸死,目的就是为了制造群龙无首的局面,使社会处于动荡之中,加快侵华的进程。但是当时张作霖并没有立即被炸死,所以在张作霖临终之际,留下了三句遗嘱,让一触即发的局势化险为夷,让战争爆发推迟了三年。
      展馆有6个展厅,以图片、模型、多媒体等展示。以张作霖为主线展现历史,介绍张作霖被炸起因、经过、影响。有仿老式车厢放映厅,可坐车厢里观看当时历史事件的影像。介绍策划皇姑屯事件的日本“四大元凶”。在沈阳市皇姑区天山路“奉天皇姑屯医院”旧址的旁边,一座青砖小楼已经建设完成。小楼正上方写着“皇姑屯事件博物馆”八个大字。  

 

 

 


      小楼是英国传教士在1913年建成的,后被日本人占领改成奉天妇婴医院,小楼的后侧还有一个小庭院。“我们希望通过张作霖为主线展现那段历史,所以这里介绍的都是张作霖被炸的起因、经过和之后的影响等。”相关负责人说。皇姑屯事件博物馆建筑面积740平方米,分为室内室外两个展示区域 。室内主要通过图片、模型、多媒体等设施展示,共设6个展厅。从北门进入序厅,迎面而来的就是一面刻有皇姑屯事件爆炸场景的墙面,前面下方还有一条铁路模型,铁路左右两侧分别是京奉铁路和三洞桥铁路的历史图片,“两侧的铁路图片和眼前的铁路模型连接在一起,也是代表着张作霖被炸时所走的路,象征着他的一生。这里会通过声光电等多媒体设备,还原当时的爆炸场景。除了声光电设备,室内展馆还有仿老式车厢放映厅,市民可以坐在车厢里观看反映当时历史事件的影像。展馆特别设置了一个介绍策划皇姑屯事件的日本“四大元凶”的环节。这“四大元凶”的铜像前面都有一个感应装置,只要你站在其中任何一个面前,感应装置就会自动在后面的大屏幕上播放有关这位“元凶”的介绍 。被炸毁的列车车厢、三洞桥上被炸成两节的火车,市民可以近距离触摸这些大型模型。
      副馆长援越抗美三等功获得者金巨友意味深长的说:中国坚持十四年抗战史观,在国际史学界意义重大。首先,它是对美国太平洋战争史观的一个否定。美国强调,珍珠港事件之后,美国介入战争才把日本打败,突出了美国在东方反法西斯战场的作用和贡献,贬低了中国对抗日战争的贡献。这种史观也增强了日本国民的受害意识,淡化了他们的加害意识。
      红馆宣讲员方续海提出:沈阳的专家一直坚持十四年抗战始于九一八事变的史学观点,终于得到国家肯定,落实进教材。十四年抗战起点在沈阳,需要形成沈阳人的共识。现在还有很多沈阳人不知道沈阳的抗战文化,要普及,学术要走向大众,要让沈阳人了解沈阳抗战文化。

 

 


      红馆宣讲员援越抗美老战士韩玉海慷慨激昂,皇姑屯事件是1928年6月4日日本关东军谋杀中华民国陆海军大元帅、奉系军阀首领张作霖的事件。凌晨5点30分,张作霖乘坐的专列经过京奉、南满铁路交叉处的三洞桥时,火车被日本关东军预埋炸药炸毁,张作霖被炸成重伤,送回沈阳后,于当日死去。但秘不发丧。其子张学良从前线动身,于6月18日赶回沈阳,稳定了东北局势,直到张学良21日继承父亲职务后,才正式公开发丧。案发皇姑屯站以东,史称皇姑屯事件。当时在日本国内,由于没有公布凶手,日本政府一直以“满洲某重大事件”代称。
      红馆宣讲团副团长李希印介绍说:1927年4月,日本田中义一上台后,向张作霖强索铁路权,逼张解决所谓“满蒙悬案”,从而激起了东北人民的反日怒潮。9月4日沈阳两万人示威游行,高呼“打倒田中内阁”。在全国反帝浪潮的冲击下,以及张作霖本人的民族意识,奉系政府未能满足日本在“满蒙”筑路、开矿、设厂、租地、移民等全部要求,并有所抵制,这为日本内阁所不能容忍,日本关东军则断定东北人民的反日游行系张作霖煽动所致,对他恨之入骨。
      1928年4月5日,蒋介石为了扩大自己的地盘在徐州誓师,对以张作霖为首的北方旧军阀举行“第二次北伐”。4月9日,第一集团军发起全线进攻。4月30日,各路国民军对济南发起总攻。这天夜晚,张宗昌率残部弃城北逃。5月下旬,国民军已逼近京津地区。盘踞北京的“中华民国陆海军大元帅”张作霖见大势已去,在6月2日发出“出关通电”,宣布退出北京回东北。
      这次张作霖回东北,日本提出了最后通牒,胁迫他同意日本的要求,张作霖却仗着自己手里还有几十万军队,不肯松口。于是,日本关东军决定在张作霖回东北的路上除掉这个眼中钉。

 

 

 


      当国民军迫近京、津之时,日本“惟恐战乱波及满洲”,一面增兵青岛,威胁南军北进;一面按其“东方会议”的决策,对张作霖施加压力,迫张及早离京。1928年5月18日,日本对交战双方发出警告,声称:“动乱行将波及京、津地方,而满洲地方亦有蒙其影响之虞。夫满蒙之治安维持,为帝国之所最重视,苟有紊乱该地之治安,......帝国政府为维持满洲治安计,不得不取适宜且有效之措置。”在这“警告”发出的前后,日本加紧了逼张的活动:既催张退回东北,又乘机向张勒索“满蒙”的权益。
      1928年5月13日至15日,日本得寸进尺,要他“解决满蒙诸悬案”。据《时事新报》揭露:当时日本曾向张“提出条件十款,其苛毒不忍言”。有人回忆:芳泽曾屡次逼张,要他履行所谓的“密约”。为逼张作霖退回东北,5月17日晚,日使芳泽会见张作霖,与张谈至深夜。芳泽说:“大势已经如此,为使战乱不波及京、津,收拾军队撤回满洲以维持满洲治安,我想无论对中国国民还是对奉天派都是万全之策。”张作霖听后不悦,严词拒绝。芳泽继续追问说:“你们能打过北伐军吗?!”张作霖说:“若打不过他们,我们可以退回关外。”芳泽说:“恐怕未必回得去吧。”张作霖说:“关外是我们的家,愿意回去就回去,有什么不行呢?!”
      芳泽见张作霖不上其圈套,就进一步采取威胁手段,从怀里掏出日本政府关于满洲问题警告南北双方的觉书。并向张作霖提出“满蒙权益”的要求,逼张作霖答应。不仅如此,他又向张作霖威胁说:“张宗昌的兵在济南杀死几十名日本侨民,你对此应负一切责任。”这一连串的威逼,使张勃然大怒,由座上猛地站起来,把手里的翡翠嘴旱烟袋猛力地向地下一摔,搕成两段,声色俱厉地冲着芳泽说:“此事(指张宗昌杀日侨事)一无报告,二无调查,叫我负责,岂有此理!......”他说完之后,就扔下芳泽,怒气冲冲地离开了客厅。三个多小时的会谈就这样结束了。
       那时,张作霖本想“留在关内”,他对日本的逼迫行径“非常不满”。因而不但口头上拒绝了芳泽的“劝告”,而且于1928年5月25日发表书面声明,反对日本1928年5月18日的“警告”。日本见张作霖不听摆布,对他继续施加压力,警告他:如果不听劝告,失败后想回东北,“日军当解除其武装”。同时,日本关东军也“开赴沈阳、锦州、山海关等地,并将关东军司令部由旅顺迁至沈阳,在沈阳满铁借用地分设六大警备区,日侨也组织日勇千余,剑拔弩张”。在内外交迫下,张作霖不得不表示离京。在日本迫使张作霖退回东北的时候,奉系内部的“新派”,为便于和蒋、阎妥协,也劝张作霖离京。张作霖在答复中表示“东三省及京、津为中国领土,主权所在,不容漠视”,反对日本政府公然干涉中国内政。

 

 


      当时报刊报道说张作霖“有不得不出关的苦衷”:(一)张不离京,一切妥协和其他事均无从说起;(二)奉军新派人物,均极盼张速去,以望与党方合作“。同时,奉军在军事上节节失利,军心早已动摇。
      张学良、杨宇霆等亦“力劝老将回奉”。5月30日,张作霖召集张作相、孙传芳、杨宇霆、张学良举行会议,决定下总退却令。6月1日下午,“邀外交团入府”,在怀仁堂与外交团告别。他在致词中,以极悲痛的语句,向各国使团表示他的“讨赤”立场。他说:“余为中国计世界计,始终矢志讨赤,至保护外侨生命财产,即余在满洲时......亦未尝一日忘怀,今后仍然请各位放心。”6月2日,张作霖发表了“出关通电”,说明自己到北京“本为救国而来,今救国志愿未偿,决不忍穷兵黩武。爰整饬所部退出京师。”张作霖虽通电“退出京师”,但决不甘心放弃既得的统治地位。在离京前(6月1日),他命许兰州将“安国军大元帅”的印、旗、国务院的印信、外交部的重要档案全部运往关外,并下令“一切重要命令,仍须由大元帅盖印发表”,梦想“在关外庞然自大,一过其大元帅之瘾”,企图有朝一日卷土重来。
      当年的事发现场,现为沈阳“三洞桥”,铁路交叉处曾立有“张作霖被炸处”的标志牌,后被卧式黑色大理石碑取代,碑上镌刻“皇姑屯事件发生地”。2004年,张作霖被炸处及石碑列入沈阳市第一批不可移动文物名录。
      关东军之所以选择炸死张作霖,主要是为了制造奉天当局群龙无首,使东北处于动乱之中,这样他们可以趁虚而入,实现他们武力侵华的计划,对他们的这一阴谋,张作霖又怎会不知,于是他留下了三句遗嘱:第一句:“此系日本人阴谋无疑,我的生命已难救”,这句话让众人明白,皇姑屯事件是日本人制造的,他也知道自己的生命危在旦夕,不让众人再花精力去救自己。第二句:“惟宜严守秘密,不使外人得知,一面力持镇静,维持秩序”。张作霖留下的这第二句遗嘱,就是让众人严守自己去世的秘密,继续保持镇静,因为他知道,只要日本人无法确定他到底是死是活,他们就不敢轻举妄动,那局势就会相对比较稳定,而奉天当局也确定对外严密封锁了张作霖去世的消息,选择了密不发丧。第三句:“召小六子(张学良)回奉主持政事,希望诸人辅助小六子”。当时奉天省发表通电称:主座身受微伤,精神尚好,而且还在大帅府中假戏真做,把张作霖的头包扎了起来,只露出眼、鼻、口躺在床上,每天为他做饭,医生也为其换药,填写处方。

 

 

 


      这些假象让一直密切关注着张作霖生死的关东军摸不着头脑了,他们为了探知张作霖到底是生是死,费尽了心机,每天都会有望远镜观察,他们看到的是张作霖房间灯火通明,一派繁荣,最受宠爱的寿夫人,天天照顾浓妆艳抹,有说有笑,对于来访的客人的各种询问,她都应对从容,看不出任何的忧伤,所以关东军也认为张作霖只是受了伤而此,他们自然也不敢轻举妄动。
      在奉天当局按照张作霖的三句遗嘱去部署实施的时候,在奉天省城,并没有出现日本人想象的骚动,还是一片秩序井然的景象,后来,关东军又连续制造了几起爆炸案,但是都没能如他们所愿,引发社会恐慌和动乱,这时关东军一看无机可乘,只得退了兵。张作霖在去世之前,让夫人转告儿子张学良,一定要拼死抵抗日本人。
      在张学良得知父亲被炸死之后,心里万分悲痛,但是他却仍然要保持镇静,在6月18日,张学良秘密的返回了奉天,在6月19日的时候,东北临时保安委员会正式成立,张学良任委员长,至此,东北才渡过了半个月的群龙无首的危机。在6月21日的时候,正式公布了张作霖去世的消失。
      正是因为张作霖留下的这三句遗嘱,日本人才不敢轻举妄动,一直到张学良顺利的接管了父亲的事务,日本人三年都没有敢进攻东北,直到1931年9月18日,日本人见张学良并没有父亲张作霖的霸气,于是决定进攻东北,而结果是东北三省沦陷了。如果张学良有张作霖一半的霸气和英勇,或许不会让东北三省这么快沦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