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回黄岩——难忘军民鱼水深情
发布人:彩虹   更新时间:2024-04-26    点击:173383次
  

尹玉录


“是这里吗?曾给我第二次生命的地方。”一位白发老人站在黄岩村头,望着全新的房舍暗自发问。他又一次揉了揉眼睛,环顾四周,肯定地自语:“是的,就是这里。这熟悉的河流,熟悉的山峦,还有这棵熟悉的古槐……”

这位老人名叫梁凯轩(1923.8—2013.1),时任江西省人民政府副省长。在一个春暖花开的时节,他终于回到了阔别半个世纪的迁西黄岩。就是这个偏僻的小山村,他多年来一直难以忘怀,因为这里有冒着生命危险掩护过他,一口水、一口饭把他救活的淳朴乡亲。

1.jpg

图源:中国共产党新闻网

事情追溯到50年前。梁凯轩是滦县人,19岁就带着国恨家仇参加了冀东八路军十二团,化名“二虎”,在冀东一带打鬼子、炸碉堡、端据点。1944年10月的一天,他和几名同志正在执行任务,忽然一支鬼子小分队发现了他们。日本小队长挥舞着战刀,仗着人多势众,向他们追来,他和同志们借着熟悉的地形迅速撤退,敌人越追越近,情况万分紧急。“你们快走,我来掩护。”二虎向其他几名同志喊道。

很快,其他几位同志往另一方向撤退了。二虎边打枪边撤退,吸引敌人。子弹在他的四周“啾啾”地叫着。他一会儿钻进树林,一会儿隐到岩石后,灵活机智地与敌人周旋着。跑着跑着,一颗子弹打中了他的左腿,血顺裤腿流下来了。望着不远处狂呼乱叫紧紧追赶的敌人,二虎强忍伤痛,滚到了一片茅草丛中躲了起来。也许是经过刚才的追逐,敌人已筋疲力尽,搜索了一会儿就撤退了。二虎见敌人远去,顿觉一阵钻心的疼痛。他晕了过去。

“水……水……”“来啦,快喝点吧!刚烧的热水。”听到这仿佛从很远的地方传来,又好像是妈妈的声音,二虎慢慢地睁开了眼。一位满头银发,身着满是补丁衣服,五六十岁年纪的老大娘正端着一个冒着热气的粗瓷大碗,慈祥地望着自己。“唉,可怜的孩子,你可醒了,快喝点水吧。”二虎强撑着身子要坐起来,大娘说:“慢点,慢点。”一边说一边端起了碗,扶着二虎的背,一口一口地让二虎喝了些水。过了一会儿,二虎觉得稍微轻松些,就问道:“大娘,这是什么地方,我怎么到这里了?”大娘说:“这里是黄迁西岩,是八路军休养所。今儿个我正在门口纳鞋底,上眼皮老跳,想必一定有什么事,这不战士们把你用担架送到这里来了!这儿偏僻,敌人不常来,你就在我们这儿安心养伤吧!”听了老大娘的一番话,二虎很激动,“大娘,让您受累了。”大娘说:“傻孩子,说这些干什么,听口音你不是本地人吧?你小小的年纪,为了打鬼子,为了让咱老百姓过上安生的日子,离开了爹娘,他们多心疼啊!在这儿,就跟在家一样,快躺下歇着吧。”

二虎在大娘家住了下来。本想过几天伤好就归队,可是这里闭塞,缺医少药,又患了破伤风,心里更急了,伤势一天天地加重。这可忙坏了大娘,每天都早早地起床,烧水做饭,为二虎擦洗伤口,洗绷带、洗衣服。感动得二虎几次都想喊“妈妈,歇会儿吧”。

那是住在大娘家的第10天。和往常一样,大娘帮二虎穿好衣服,洗完脸,就到院里洗绷带。忽然,邻居家的小孩气喘吁吁地跑进院子:“三奶,不好了,鬼子从东边进村了!”大娘一听,拿起盆里的绷带说:“小四儿,快把这些藏到院外的柴草堆里,把你爸爸叫来。”说完,大娘赶快地进了屋子,说:“虎子,别着急,会有办法的。”边说边把二虎扶到了炕沿前。一会儿小四的爸来了,着急地说:“大婶,快想想办法吧,把这位同志掩护起来。”大娘略一沉吟,说:“有了,大闺女给我备下的杨木棺材不是在后院吗?先让他藏进去,别盖得太严。”

说完,他们就把二虎扶了起来,来到后院棺材旁。此时,已听见了敌人的喊叫声。大娘说:“委屈你了,孩子,坚持一会儿。”他们把二虎扶进了棺材,盖了盖儿,就赶忙走到前院,敌人正在大门外叫喊着。大娘捋了捋头发,打开大门,敌人蜂拥而入。日本翻译官声嘶力竭地喊道:“老太婆,干什么去了,你家有没有藏八路?”大娘镇定地说:“什么八路九路的,我这个老婆子能干什么呀!”敌人进屋搜了一会儿,见没什么可疑之处就呼叫着走了。大娘望着敌人走远了,赶紧来到棺材前,把二虎从里面扶出来,二虎已经憋得太难受了。大娘说:“没事了,快回屋躺着。”

那年月,兵荒马乱,老百姓非常穷苦。大娘家平时都不宽裕,二虎来后,就更可想而知了。为了让二虎尽快养好伤,大娘把家里唯一的母鸡杀了,给二虎炖鸡汤喝,自家人却吃糠咽菜;邻居们送点小米、鸡蛋,大娘一口也舍不得吃,总说:“孩子,你多吃点,养好伤好去打鬼子去。”

在大娘精心照料下,二虎的伤痊愈了。临走那天,大娘早早地就起来烧水做饭,并把自己的一双布鞋送给了二虎,那是她亲自为二虎做的。又煮了几个鸡蛋留他在路上吃。望着她忙碌的身影,二虎想起了参军那天母亲的身影。这不正是母亲在为孩子做的准备吗?大娘不是自己的生身母亲,却胜似亲娘啊!二虎的泪水再次涌出了眼眶,说:“大娘,这些天多亏了您的照顾,把您都累坏了。”大娘说:“说哪儿的话,你是为咱老百姓受的伤,我们不照顾谁照顾呢?”大娘边收拾东西边说:“孩子,回部队后,要多打鬼子,把日本鬼子赶出中国去。回去后,别忘了这个地方。”大娘千叮咛万嘱咐把二虎送出了门去。乡亲们一直把二虎送到村口的大槐树下,众人才洒泪而别。“时间过得可真快啊,转眼50年了。”望着眼前红砖青瓦,行行果树,碧绿麦田,梁凯轩发出了由衷的感叹。梦终于圆了。50年来,风风雨雨中梁凯轩一直也没有忘记迁西这块热土,没有忘记黄岩这个山村,没有忘记冒死救护自己的乡亲们。临走,他来到大娘坟前,“大娘,我回来了,看您来了。是您和乡亲们保护了我,我一定让后世子孙永远记住当年的鱼水深情。”(陈龙狮)

作者简介

尹玉录,中共党员。1955年2月生于河北省迁西县尹庄乡尹庄村。1981考入昌黎师范学校,毕业任迁西一中高三历史教师。1985年后,历任县文教局科员、洒河桥镇党委副书记、东荒峪镇镇长、县党研室主任、迁西一中党支部书记、迁西二中党支部书记等职。主持编写《中共迁西县党史》(第一卷、第二卷)《老区之魂》《迁西县革命老区发展史》《鱼水情源》,《迁西红色记忆》《迁西县教育志》等史志书籍。著有专著《学史妙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