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把一切献给革命信念(一)
发布人:彩虹   更新时间:2024-01-26    点击:145471次
  

王放


       在中国共产党建党100周年时刻。回顾过去深切缅怀老一辈的光辉历程。也使我回忆起我的父亲刘钊—中央特科情报战线的一名老战士,老共产党员。

1.jpg

 父亲离开我们虽然已经是二十多个年头了,可他的音容笑貌,他的行为举止,仍驻留在我们子女心间。回忆起父亲在世时对我们子女的教育,仍能感受到他对我们的殷切期望:希望我们不忘初心,继承他的精神,永远跟党走。
       父亲是出生在山东沂蒙山区一户农家人家里。他青年时期在山东老家教书。他看过一些革命书籍,受到革命火种的启发。
       1932年,父亲在沂蒙山老家加入了中国共产党。他办夜校,打进农会组织,夺取领导权,宣传革命道理和马列主义思想,积极组织农民暴动,反对土豪劣绅。 
       父亲早年投身革命,在他93度春秋里,他始终没有放弃信仰!始终坚持革命!

2.jpg

       1935年初,组织指派父亲转移到上海,从事我党“中央特科”秘密情报工作。

3.jpg

中共中央特科旧址,位于上海武定路930弄14号(原来是武定路修德坊6号)

4.jpg

2014年4月4日被上海市政府定为文物保护单位。也是中央特科在上海的一个旧址。

5.jpg

中央特科那时下设总务、情报、行动、交通四部门。交通科是专门负责通讯、联络,护送党的干部进入苏区。按党的指示,父亲刘钊在中央特科上海警报站工作。是情报部门。
       警报站的任务是从敌特那里获得破坏我党的机关、抓捕我们同志的情报,然后即刻向这些机关和同志送达情报,让其转移。

6.jpg

中央特科上海警报站,站址设在英租界爱多亚路75号3楼的一个亭子间里。(现延安东路)

7.jpg

住站的是一位女同志,名叫孟非。当时化名小张,身边带一小孩作掩护。

8.jpg

当时中央特科上海领导人是徐强,他是浙江人。而父亲是山东人。他二由于语言不通,开始他们只能借助纸、笔进行交谈、沟通。

9.jpg

父亲用过很多名字:刘廷瑞、老丁、刘光洲、刘明大、老赵、丁芝华等。当时化名:老丁。
      由于党的隐蔽战线斗争的需要,父亲传递各种情报时经常要装扮成各种不同身份的人,还要经常根据不同情况的变化而改名换姓,他有时是乡村郎中,有时是阔老板,有时是上海滩“白相人”,有时又是“跑单帮”....于是,父亲省吃俭用购买的一件皮夹克。

10.jpg

他时常穿着这件被视作有钱人穿的高档皮夹克,冒着生命危险穿梭在白色恐怖中,接收、传递我党的重要情报。
      在七七卢沟桥事变前,刘钊完成了大量的国共两党文献的腊刻和油印工作,并秘密分送给有关同志。

11.jpg

当时父亲的任务是从敌特那里获取情报,报请领导,然后将情报抄写一份后,秘密联系警报站的交通员孟非同志,由她去送情报。让同志们转移。
       组织上是要求父亲要隐蔽,一般情况下不准露面。

12.jpg

 破坏中共机关。抓捕中共党员的情报来源:
       1.陈海涛 (法租界 巡捕房 督察长)提供、陈很贪钱,我党就利用他这一点,给他钱,与他交换情报。
       2.钱安澜 (与陈海涛同乡,红帮人物)转交、
       3.刘钊(中央特科情报员,秘密送达上海警报站) (未完待续)


      作者简介:

       王放,陕西三秦儿女红色宣讲团团长

       责任编辑:张卫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