证件查询:
没有陈昌等我党的无名英烈拼搏,哪有我们幸福的今天?
发布人:张卫东   更新时间:2023-04-19    点击:33363次
  

李 宏

 

2023年4月5日在重庆市长寿区博物馆展陈的陈昌展板

       我的好友新红网常务副总编辑、资深的“军挎记者”陈龙狮之老父亲陈昌同志,系四川省仪陇县立山场人,生于1907年腊月初八,逝于1960年1月25日,中国共产党优秀党员。

陈昌同志遗像(1907-1960)享年53岁

        陈老系中央特科的成员,曾用名为贾佐、贾希一、贾希夷、贾怀湘、贾绍谊等20多个假名。 1924年毕业于“川军第六师军官讲习所”学生队,任六师某连队司务长。1926年参加“北伐战争”,在叶挺率领的国民革命军第十一军补充团任中尉排长;1927年,参加了“南昌起义”。担任贺龙的上尉随从副官,兼任“贺龙手枪队”队长,负责起义部队和领导人的安全保卫和应急等工作。于1927年12月3日,陈昌在武昌中山文学院光荣地加入了中国共产党,从此将自己的一生献给了中国的共产主义事业。

        在取党内代号时,为回归本家陈姓和纪念南昌起义,他起名“陈·昌”,一来回归祖姓、二来纪念南昌起义。从此,“陈昌”成为中国共产党党内绝密代号之一。

        1931年,当顾顺章叛党投敌,使在上海的党中央和中央特科遭到毁灭性破坏时,陈昌临危受命参与了中央特科的重建,他在党旗下郑重宣誓:“我自愿参加中央特科,不计较个人得失和荣誉地位,随时准备被捕牺牲。如果被捕后,在敌人威胁利诱下,做到不背叛组织,把个人的生命和一切献给党。坚决为共产主义的实现而奋斗到底,誓做一名无名英雄!”

        陈昌先后在王世英、李克农、董必武、徐特立、冯雪峰等中央首长的单线领导下,开始了长达十八年隐姓埋名、出生人死、孤军作战,传奇般的特工生涯。他先后在上海、福建、江西、四川、重庆等地以各种各样的身份从事党的谍报工作,为党中央和中央红军做出正确决策,做出了重大贡献,做了一辈子的“无名英雄”……

        1935年陈昌打入国民党“康泽别动总队”任情报员,借此机会公开举办《新四川通讯社》,陈昌担任社长,开创了中央特科“三陈闹三陈”(陈昌社长、陈养山总编、陈克寒记者)的经典案例,获取许多重要的经济、政治、军事等系列情报。

        1936年底,陈昌的组织关系在移交给中共中央长江局时,遗憾没有接上关系而与组织失联。他便离开重庆到万县。当时由于国民党“攘外必先安内”的卖国方针,引起了全国进步力量的强烈反对。国民党逮捕救国会的七位领导人:沈钧儒、邹韬奋、章乃器、沙千里、王造时、李公朴、史良,这就是历史上著名的“七君子案”。

        “七七事变”以后,抗战全面爆发,万县也成立了各界抗日后援会。各行各业又自发组织起来成立了各种救亡团体。首先是以《万州日报》发起、由文化界知名人士参加的万县市文化界抗日联合会,领导者大都是那些早年的共产党人。陈昌任宣传组组长,林向北任副组长。国民党对万县的七名文化界领导人进行了逮捕,即陈昌、林向北、吴昌文、余治民、刘建国、杨洁清、范淑贞。

        陈昌是“万县七君子案”中第一个被捕的同志,被营救之后,他先后在李克农、董必武等同志的领导下,打入了蒋介石的侍从室,作过蒋介石的侍从副官,先后在湖北武汉、江西、广西、重庆等地,以各种身份深人到国民党军界和政界,屡建奇功。

        1942年底,陈昌化名贾佐偕妻子何妨在广西新三中学任校长,贾佐离开广西后任四川岳池中学的教导主任。1945年秋,陈昌被特务盯梢,组织通知他与妻子何妨转移四川垫江……

        1949年,陈昌因为参与拯救关押在渣滓洞的难友暴露了身份,原本可以遵照隐蔽战线上线领导人董必武同志的指示,回北京向党中央报到。但他考虑到重庆是国民党的陪都,是最后一个解放的特大都市,国民党留下了太多的潜伏特务,自己又有长期在重庆工作的经验,于是他主动放弃了回党中央复命的机会,应中共西南局公安部周兴部长的请求,留在重庆市公安局,继续开展反特防特的工作。他一边积极向局党委要求恢复党籍,一边领导他的“精字20号小组”忘我的工作,在短短的时间里,就破获了大量的潜伏特务组织和若干支“反共救国军”,据报道枪毙的匪首就达160多人。

        不幸的是,就在陈昌急切期盼回到党的怀抱时,1957年他又被错划为“大右派”,被押往龙溪河狮子滩水电站工地强制劳改。

        1960年1月25日深夜,陈昌因劳累致病昏死在工地上,送到医院时已经奄奄一息。在生命的最后时刻,这位无比坚定的共产党人对夫人何妨阿姨断断续续地交待:“你年轻漂亮,可以改嫁,但是一定要将三个孩子培养成为革命事业接班人。你一定要相信党组织,我的问题一定能搞清楚,我一定能回到党的怀抱。”说完,就不幸去世了。

        1961年,在老首长王世英和老战友汤昭武的帮助下,两位老战友联名向中组部的安子文部长申述,最后由中共中央组织部破例成立了“陈昌专案组”,于1965年获得平反:承认了他1926年参加革命、1927年入党等等重要的历史史料,纠正了强加他身上的冤假错案,但是党龄只承认到1936年的“西安事变”。

        1978年,全国举行了拨乱反正的运动,在老战友陈养山、陈克寒的帮助下,经时任中组部胡耀邦部长安排陈野平副部长亲自督办,陈昌同志终于在1980年6月30日彻底平反昭雪,其党籍从1927年12月3日算起。1981年7月1日,举行了“陈昌同志骨灰盒覆盖中国共产党党旗仪式”。在党的生日这一天,陈昌同志和家人苦苦追求了45年:陈昌自己用了24(1936-1960)年,何妨及孩子们用了21(1960-1981)年“誓死回到党的怀抱”的夙愿,终于实现了,他的英灵在中国共产党党旗下获得永生,可歌可泣,壮哉!

2020年8月1日南昌八一起义纪念馆对陈昌同志的评价

        2009年,在陈昌的夫人何妨阿姨的带领下,他们陈氏一家人又向南昌八一起义纪念馆申述,经过11年的甄别、调研、确认,终于在2020年8月1日,陈昌终于回到了八一军旗升起的地方,在南昌八一起义纪念馆大厅的电子屏上公布了八一馆对陈昌的评价,陈昌终于成为第1064位光荣的“八一将士”,陈龙狮记者也成为“八一守护者”,他继续为宣传“八一精神”的事业而战!

陈龙狮记者身挎军用挎包在全国两会的风采之瞬间

        “军挎记者”陈龙狮是“新闻快枪手”。他所在的媒体是新红网,系全国知名媒体之一。              

        最近,笔者看到“方志四川”等矩阵媒体刊发的,由黄盈明、喻卫东两位前辈撰写的《【编读往来】独占鳌头的“领头狮”——记“方志四川”优秀通讯员陈龙狮》,方知“方志四川”的自由撰稿人群在陈龙狮的带领下牺牲自我,大力“弘扬红色故事、传承红色基因”的故事。

       言归正传,笔者认为,没有陈昌等我党的无名英雄们的奉献牺牲,哪有我们幸福的今天?当我们享受着新时代的一切时,不要忘了革命英烈的欲死拼搏,不要忘了他们在革命胜利后有人又被错划为“右派”而备受冤屈。他们为了新时代献出了生命和一切,作为中华民族享受幸福生活的后代,在新中国第二个百年之际,我们还有什么不能也献出的呢?

       下面,我还计划将他的母亲何妨阿姨如何带领他培养孙女陈彦宏、如何使陈龙狮本人成为红色军挎记者的事情。朋友们:你们喜欢这样的红色文章吗?

       备注:李宏,男,1953年7月出生,汉族,籍贯北京,大学本科文化。中共党员,两会记者,中国产经新闻高级编辑,策划总监。

       责任编辑:张卫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