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皖南事变”的重要情报——父亲王亚文的革命故事
发布人:超级管理员   更新时间:2024-07-08    点击:155448次
  

王  基 


        我的父亲王亚文,在29岁就正式开始战斗在党的隐蔽战线上一直到上海解放。今天我讲述我父亲在抗日战争时期的几个小故事。

图片1.jpg

青年王亚文


第一部分:接受重任  转入中共隐蔽战线


       1、曾家岩50号报到,领受潜伏新任务

       1939年7月,父亲在西南联合大学经济系毕业后,接到中共中央南方局命令,前往重庆曾家岩50号周公馆(南方局所在地)报到。

       父亲在去往周公馆的路上,兴奋地想着这次组织上召唤他是不是让他去想往已久的革命圣地延安?再一想,抗战爆发后自己一直想上前线真刀真枪面对面与日冦拼杀,上级领导让他先安心创建、发展和壮大西南联合大学党组织,现在完成了上级交给的任务,又完成学业毕业了,而且自己黄埔军校许多同学正率领八路军、新四军与日军英勇战斗,这次是不是让他到前线与日军正面战斗……。想到这些,父亲满心喜悦,不由地加快了步伐。

图片2.jpg

王亚文西南联大学生证

       到达周公馆后,没想到叶剑英同志接待了我父亲,更没想到的是,叶剑英还请来了周恩来同志和董必武同志。这时父亲激动的心情溢于言表。当父亲听到要他潜伏到敌人的高层内部,他接受不了,因为,他个人和家庭都受到国民党反动派的残酷迫害,现在要去与敌人交朋友,感情上难以承受。所以父亲立即从椅子上站起来冲口而出:“我和国民党有不共戴天的仇恨!当年在醴陵我在滕代远同志的领导下组织农民自卫队参加了毛泽东同志亲自发动的秋收起义,为此,国民党悬赏500块大洋卖我的人头,他们抓不到我,国民党就把我爸爸和我哥哥抓进大牢,爸爸被折磨而死;哥哥被打断手和腿,终身残废;母亲被逼疯而亡!我怎么能与国民党勾肩搭背卿卿我我呢?我要求到前线与日冦正面拼杀!"父亲走到周恩来同志面前急切地说:周主任我不怕死,让我上前线去吧!。在座的各位,有可能有的同志会想,你父亲是一个刚毕业的普通大学生,怎么会受到南方局三位主要领导的重视。是的,这是缘分,这是幸运。其实你们有所不知:我父亲王亚文,1924年就加入了中国共产主义青年团,1925年2月转为中国共产党党员,是黄埔军校第四期学生。在黄埔军校时,周恩来同志是政治部主任、叶剑英是军事教官,他们都是我父亲的老领导老上级,而且抗战暴发后,湖南省委党组织已遭受破坏,当时父亲就在中共长江局的领导下,临危受命,随同任作民(任弼时的堂哥,1933年2月担任山东省委书记时被捕。1937年七七抗战爆发后,国共合作时,董必武同志解救他从湖北反省院出监狱)从武汉赶到湖南长沙,参加恢复湖南省临时省委、临时军委、长沙临时市委和组建湖南大学的党支部的工作,时任临时湖南省委军委总干事,负责军事工作。1938年底,中共长江局主要领导周恩来同志、叶剑英同志和黄文杰同志又委派我父亲担任青年工作特派员到西南联合大学创建党组织。父亲进入西南联合大学,将清华、北大和南开大学各校迁往昆明的所有参加“一二·九”运动的优秀青年学生组成支部,坚定地贯彻西南联大的校训"刚毅坚卓"带领党支部党员们开展学生运动;并与西南联大的闻一多、曾昭抡等著名教授取得联系,同他们一起,开展大量抗日宣传活动。父亲领导的西南联大党支部还创办了剧团利用文艺形式,组织进步学生上演话剧《祖国》、《放下你的鞭子》《黑字二十八》、《原野》等,进一步掀起抗日救国的新高潮,在春城民众中引起轰动,激发众多爱国民众投身抗日战线,开创了云南昆明“一二·一”运动的先河。所以父亲与他们的感情是非常深厚的。是知根知底的。

       父亲提出申请后,周恩来同志亲切地拍着父亲的肩膀说;我知道你,在黄埔军校参加的二次东征的战斗中你不怕死冲锋陷阵,英勇杀敌,我当年赞譽你是一尊敢打敢拚的“小钢炮”呢。周恩来同志让父亲坐下,他语重心长地说:王亚文同志,让你去做这个工作,我们是经过慎重考虑的:首先,你有多方面的革命斗争经验,对党忠诚,经得起考验。但更重要的是,你有别人不具备的有利条件,你的舅舅陶广担任国民党第28军军长,在湘军中很有威望。1937年9月,日军在金山卫登陆,陶广率领部队顽强抵抗。天马山和凤凰山之役,陶广部队浴血奋战,令日军伤亡惨重;第三,你的堂哥王芃生是国民党军事委员会国际问题研究所所长,是个日本通,他的研究所是负责收集世界各国情报的地方,对中国抗战有重要作用,是蒋介石器重的人;第四,湖南朱子祠学堂的“三大才子”:程潜(国民党副总参谋长、上将)、刘斐(国防部次长、中将)和李明灏(40年代曾任97军军长、中将)都是湖南醴陵人,与陶广(中将)、王芃生(中将)都有交情。他们热爱祖国,赞同抗日,你可以通过他们,结交更多的国民党将领,让更多的力量促使蒋介石抗日;第五,你还是黄埔军校的学生,以“小钢炮”闻名,蒋介石也是知道的。第六,刘斐是你的老乡,又和你舅舅是老熟人,他现在主管对日作战计划的制定和各战区作战协调工作,你如果与他交上朋友,那么,我们对国民党的对日作战计划就不愁不了解了。所以,你的优势不少呀,………哇!没想到领导对自己的社会关系了解的这么清楚,父亲沉浸在惊讶之中。

       周恩来同志又语重心长地对我父亲说:“孙子兵法上说,知己知彼才能百战不殆!你如果成功打入国民党上层,就可以随时掌握蒋介石的一举一动,就算蒋介石对我党有图谋不轨之心,我们也可及早防范啊。所以,组织上是经过慎重考虑才决定派你去的。” 坐在一旁的董必武同志说: “因为这项工作是非常艰巨又十分危险的,是提着脑袋干工作的,一不小心,什么时候掉脑袋都不知道;潜伏工作也是神圣、光荣更是崇高的工作,绝非一般人能胜任的。”

       父亲看着几位领导信任的目光,他没有理由拒绝这个重任,服从党组织的命令是天职。但是父亲还是一门心思想上前线杀敌。他又想到当年苏区“打AB”团的教训,父亲担心的对领导说,到国民党高层做秘密工作,不了解情况的同志们会对我产生誤会,我以后有口难辩。再说,我不会喝酒、跳舞、打牌搓麻将,我怎么和这些国民党官员打交道?我不适合做这个工作。

       “人家说由人家说去,为党工作,党会替你负责的,你就放心地放手干。”董必武同志在一旁补充说道来打消父亲的顾虑。周恩来同志接着说,只要不是伤风败俗,道德沦丧,我们要学会如何与魔鬼打交道。叶剑英同志这时从座位上站起来,上前一步,为我父亲整理了一下衣领,又加上一句:“衣服一定要穿得好些。不能让他们看扁了。需要多少钱,就向我们拿,与他们交朋友不怕花钱,党会为你作证的,会对你负责的。”听到周恩来、董必武、叶剑英这些领导语重心长的话语,看到他们信任的目光,父亲豁然开朗,坚定地接受了“潜伏”重任。

       2、领导对工作的周全考虑,对安全的真诚关爱感人肺腑

       周恩来同志和董必武同志、叶剑英同志又给我父亲分析了可以接触的国民党将领的名单以及他们每个人的特点,比如,曾经担任驻苏大使的杨杰将军,刘斐将军,程潜将军,李明灏将军这些国民党高级将领的具体情况,由于他们对共产党的认识程度不一样,因此态度上也不一样,领导将掌握的情况,一一向我父亲交底,让我父亲对他们知根知底,便于与他们打交道。领导还对我父亲说,在跟他们打交道的时候,就要有轻有重、有先有后要区别对待。周恩来同志还再三叮嘱我父亲,程潜和李明灏,与我党保持了很好的关系,你一定要与他们交上朋友,他们爱国主义思想鲜明,你要使他们接受共产党的思想,最终投向共产党。叶剑英同志对父亲说,符昭骞(中将)和我是云南陆军讲武堂同班同学,与朱德同志也是校友。他对日寇作战勇猛无比,值得你去与他交朋友。

       董必武同志又对父亲说,在你面对随时有可能暴露身份的情况下,组织上作了准备,万一你发生危险,组织上会立即派人护送你去延安的。父亲听到这话,心里十分激动,老一辈无产阶级革命家对待部下和革命同志,不论在政治思想上、工作上还是在生活上自始至终都是给予无微不至的关怀和真诚的帮助。对于这些,父亲是永铭肺腑的。(插一段证明信)

图片3.jpg

解放后董老的证明信

       临别前周恩来同志对父亲说:“组织上对你有信心,相信你一定能出色完成这项工作的。”听了领导同志的这番话,父亲心头热乎乎的。中央领导对国民党上层要员了解得这么透彻,分析得这么到位,任务交待的这么明确,父亲肃然起敬、由衷地佩服,父亲暗自下定决心,纵然肩负千钧重担,也决不辜负中央领导的殷切期望,必当排除万难,为打败日本侵略者竭尽所能。 

       3、多种渠道传递情报

       在布置完任务后,叶剑英同志还细心的交代了周公馆与父亲的联络方法和进出周公馆的方式:

       一、在一般情况下,事先约好时间、地点,周公馆唯一的一辆汽车,会准时开到广播大厦大马路旁边的阴影里打开车门,父亲瞅准车牌号快闪进车内,车子启动开走,就在车上汇报情况。车子兜几个来回后在确定无特务跟踪的地方,让父亲下车。

       二、如果没有到约定的时间,有紧急情况,可在傍晚时分,周公馆四处无可疑人时从大门进去。

       三、当有最危急的必须立刻通报的紧急情报时,从秘密通道嘉陵江边的崖底有条直通周公馆唯一的防空洞暗道进入。

 图片4.jpg

曾家岩50号内防空洞入口

       4、潜伏身份中校编辑员

       父亲接受任务后,经过了细心的思考 ,怎样才能完成南方局领导交给的潜伏重任呢?第二天,父亲想到了堂哥王芃生并直接找到他商量。父亲说,自己从西南联合大学经济系毕业,外文功底较深,可以在这方面发挥特长。王芃生很是赞同。通过几天的复习和准备,我父亲以优异的成绩,考入国民党军事委员会国际问题研究所,任中校编辑员(抗战胜利前夕,父亲已升任国民党少将军衔)。从此,父亲利用翻译英语文章等机会,经常与王芃生接触,掌握很多重要情报。

       5、  成功统战重要人物

       王芃生在国民党上层里是一位对抗战必胜有着坚定信心的人,在叶剑英同志的指示下,在父亲的帮助和启发下,王芃生多次当面劝说蒋介石,对日只能战,不能和;同时利用手中犀利的笔锋,分析敌我形势,阐明敌败我胜的道理,力主抗战到底。这期间,王芃生在《大公报》、《中央日报》、《扫荡报》、《国民日报》等连续发表了十几篇坚持抗战必胜的一系列文章,对准一切主张妥协投降的人们,口诛笔伐,直至抗战的最后胜利。

       父亲公开穿上国民党中校军服,来往于多个场合。王芃生对这位小老弟的为人做事非常认同,热情地推荐他结识了不少国民党高级将领。同时,父亲克服自身不会喝酒、不会打牌、不会跳舞的不足,发挥自己博学多才的特长,引得了他们的好感和信任,并与他们交上了朋友。七年多来,父亲没有辜负南方局领导的期望,在他们打下良好的基础上,发挥自己的聪明才智,深入细致地开展统战工作,较好地完成了领导交给的三大光荣任务,一是敦促部分国民党高级将领当面劝说蒋介石抗战到底;二是与更多的国民党高级将领交朋友,团结他们共同抗日及潜移默化地让他们能够接受共产党的主张;三是传递重要情报。与父亲交往的这些国民党高级将领,他们在抗日战争中和建立新中国都作出了不可磨灭的贡献。如程潜将军解放后任湖南省省长、李明灏将军任湖北省副省长、刘斐将军任全国政协副主席、符昭骞将军任解放军后勤学院教官、杨杰将军是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第一届会议代表,1949年9月19日在香港被特务杀害(烟斗一事),蒋百里将军保定陆军军官学校校长抗战期间病世、陶广将军抗战胜利后即刻引退杭州定居、王芃生将军1946年积劳成疾病故等。


第二部分:获得蒋介石要取消新四军番号的阴谋的情报


       皖南事变是抗战期间国民党反动派对华中新四军发动的一次突然袭击,是国民党第二次反共高潮的顶点。1941年,1月6日,周恩来同志接到电报,新四军北撤路上安徽皖南泾县茂林地区遇到国民党的围歼,周恩来同志立即向国民党当局提出严重抗议。党的机关报《新华日报》及时发表的消息揭穿蔣介石背信弃义的真面目,但是这些文章都被国民党新闻检查机关扣压下来不准发表。1月11日,我们的电台又收到新四军发来的断断续续电文不全的电报,延安和重庆我党同志都在焦急的等待新四军的消息,但是,从此之后再无任何消息传来。 国民党八万多军队围歼我新四军九千将士,我军人员命悬一线,这令党中央 十分担忧。 以往,国民党在与我军冲突时,国民党的报纸都会大大的吹嘘胜利战果,从中可以了解一些情况,这次国民党报纸没有发任何消息,这反常的情况更令人担忧,不知蒋介石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党中央急需了解真相,破解国民党的阴谋诡计。   

       A、接到董必武同志指示

       此时,父亲接到董必武同志化名陈恕谷的来信,说,“旌旗诣渝,有便希来我这里一叙”,父亲立刻去周公馆见到董必武同志。董必武同志声音低沉的告诉父亲,1月上旬,我们八路军办事处的电台,曾收到新四军北移途中被围的告急电报,以后电讯联系就中断。由于对新四军被围具体情况不明,新四军将士生死不明,我们不能坐以待毙。因此我急着叫你来,就是要你通过国民党上层的关系,及时了解、掌握新四军与国民党冲突的具体情况,以便我党及时采取相应挽救措施,否则情况不明,会给我们党带来惨痛的损失。听完董必武同志交代的任务,父亲坚定地对董必武同志说,请领导放心,我一定努力完成任务。父亲离开了曾家岩50号,立刻在几个军事将领家中走动,暗中观察他们的动向。

        B、颂公府上得知情报

       1月16日下午,父亲同国民党93军副军长符昭骞到上清寺聚兴新村七号国民党副总参谋长程潜家里喝茶聊天,正聊得酣畅,程潜接到蒋介石亲自打来的电话。大约是五点左右。接听电话后,程潜脸色惊变,告诉在座的人,蒋委员长来电话说,叶挺被俘,项英被打死,要我今晚去开会,明天对外宣布新四军“叛变”,宣布取消新四军番号……。程潜在客厅来回踱步说,委员长这样做有负于天下啊。我父亲听后,心急如焚,只想把噩耗尽快告知南方局。父亲硬着头皮坐了一会儿,然后借口程潜晚上要去开会告辞离去。父亲机智地避开特务的视线,迅速从秘密通道进入到周公馆报告。周恩来同志、董必武同志、叶剑英同志听完汇报,大家心情十分沉痛,悲愤填膺,沉默片刻后叶剑英同志先说,“蒋介石要取消新四军番号,他不抗日,要打内战,必将自食其果。” 周恩来同志后说,战端既起,当仁不让,以打对打。董必武接着说,今天你的消息来得非常及时,必须赶快报告中央。这时,周恩来一刻没耽搁,立即亲自赶到红岩村八路军办事处利用该处的秘密电台连夜向延安党中央作了汇报。【周公馆内无电台】

图片5.jpg

  “皖南事变”纪念雕像

       C、党中央和南方局采取紧急措施

       1月16日晚上党中央得知消息,1月17日党中央召开紧急会议,立即采取以下紧急措施:

       ( 一)、 中共中央果断下达命令,恢复新四军番号。任命陈毅为新四军代军长,刘少奇为政治委员。他们及时集聚四散各处、幸免于难的新四军将士,重整旗鼓,高举新四军旗帜与先期转移到长江以北的新四军会合,继续奋斗在抗战的最前线。以实际行动粉碎蒋介石妄图取消新四军番号的阴谋 。      

       (二)、《新华日报》领导连夜开展宣传工作。周恩来同志从红岩村打完电报给延安之后,迅速召见《八路军办事处》、《新华日报》的领导开会。因为国民党将在十七日公开发布命令称新四军为叛军,取消新四军番号,军长叶挺交军法审判。並强令各报在十八日必须刋登这个命令。根据中央精神,必须立即向与《新华日报》关系较好的民营报馆说明皖南事变的真相,争取他们的支持。会上决定由社长潘梓年和编辑部主任石西民立即赶到与我党关系较好的《新民报》、《新蜀报》、《国民公报》等民营报馆去向他们宣布“皖南事变”的真相,并且动员他们不要刊登诬蔑新四军的稿件。

       皖南事变爆发后,国民党就在《新华日报》的门口和四周密布军警和特务,监视共产党人的活动。接到任务后,潘梓年同志和石西民同志在漆黑的夜间从后山树林中穿行,躲过军警和特务,到市内各报社去打招呼。在这严重时刻,由于《新华日报》报社平时对民营报社遇到各种困难时,都尽自己所能帮助他们渡过难关,所以在这关键时刻,通过宣传,这些民营报纸,几乎没有一家刊登国民党的命令和刊登吹捧国民党反共的文章。

       (三)、周恩来同志亲笔出手,有关部门组织笔杆子揭露真相刊登。《新华日报》几个笔杆子,分头写事件真相的文章和评论,国民党新闻检察官在送审的《新华日报》大样上,对这些文章都打叉叉,不予通过。怎么能让新四军被围歼的消息发出去?正当《新华日报》的领导和有关同志在想办法另写文章时,没想到,只见国民党新闻检察官亲自坐汽车连夜从市内赶来,他要亲自到印刷车间坐着等,亲眼看你们重新排的第1张报纸大样印出后,没问题,他才离去。这样一来,把我们原本想在打叉叉的空白处补上新的揭露真相文章的计划打乱了,怎么办?周恩来同志得知这一突发情况后,为了要让全国人民知道国民党消灭新四军的阴谋,周恩来同志果断指示,搞两个版本应付审查,空白处由周恩来同志亲自想办法弥补,夜里,时间一分分飞快过去了,半夜周恩来同志的秘书从山间小道送来周恩来同志写的挽联和诗歌,必须赶紧排版,但这时检察官还在印刷车间,必须想法调虎离山,我们才好工作。于是《新华日报》报社领导章汉夫同志、石西民同志到印刷车间对检察官说,山洞里又潮湿又寒冷,空气混浊充满油墨味,你走来走去油墨会弄脏你的衣服和裤子,不如你先到编辑部办公室烤烤火,喝点茶,等第一张报纸印出来,就送给你审查。检察官早在山洞里待不住了,现在听章汉夫同志和石西民同志这么一说,看看手表已经半夜了,估计你们要换文章也来不及排版了,就隨着章、石离开印刷车间到编辑部烤火喝茶。清晨,国民党新闻检查官拿着新印的第一个版本的《新华日报》,审看后没有发现任何问题,便拿着这份报纸去向上级复命去了,这时刊登周恩来同志连夜写下震撼人心的诗句“千古奇冤,江南一叶;同室操戈,相煎何急?!”和题写的挽歌“为江南死国难者志哀”的第二个版本的《新华日报》,已经出现在重庆大街小巷。表达了中国共产党人和一切正义的人们对国民党反动派发动又一次反共内战的严厉谴责。也让广大群众看清了蒋介石真反共、假抗日的嘴脸。使国民党当局陷入空前孤立。经过针锋相对的斗争,迫使蒋介石于1941年3月6日在第二届国民参政会的会议上作出“以后决无剿共的军事”的保证。

       父亲只是送了情报,最重要的作用是党中央和南方局得知蒋介石真实意图后,及时采取了稳、准、快的紧急措施,让全国人民知道了真相,彻底打退了国民党反动派第二次反共高潮。

       父亲王亚文在革命征程中血火一生为革命的故事,或许有助于大家对中国革命史,对我党隐蔽战线惊心动魄艰苦卓绝的历程,有一个更加深刻的认识,了解中国革命胜利的来之不易。父亲的革命精神和高尚品格永远值得我们尊敬、怀念和学习。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中国梦,还需要我辈及子孙后代,不忘初心,砥砺前行!

写于2024年7月7日

       作者简介

微信图片_20240708102335.jpg

       王基,王亚文之子。中共党员,1994年12月毕业于中共中央党校函授学院经济系。历任上海铁路分局第六小学副校长兼党支部书记、上海铁路局办公室秘书、路局房建生活管理中心科长、党委老干部部直属工作部部长、高级政工师。现为上海市形势政策教育研究会红色文化传承专业委员会成员、上海革命故事讲述团副团长、上海市浦东新区潍坊新村街道社区党校讲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