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感谢父辈
发布人:彩虹   更新时间:2024-07-06    点击:156586次
  

王 放


       2010年的8月4日,我的父亲去世了,他是一位老红军,留下的遗嘱:丧事从简,不要花圈,不要挽幛,不惊动组织,只要一面党旗覆盖在他的身上。儿女们遵照老人的遗嘱满含着眼泪,在低沉的哀乐中默默地送走了他。我在发给朋友的短信中,是这样说的:“我的父亲终于走完了95年的风风雨雨。他把自己的一生,都献给了中国的革命事业。”

       1936年他参加革命,当年参加了著名的西安事变,后来陆续参加了抗日战争、解放战争、抗美援朝、西藏平叛,无私无悔地走完他英雄的人生,我只有擦干眼泪,继续传承弘扬他们的精神,才能无愧于红色后人的称呼!父亲走了,我的内心怎么也平静不下来,因为父亲,我又联想到了父亲的朋友们,他们是一群经历了战火考验的战友,生死与共、肝胆相照。虽然大家天各一方,但彼此牵挂。他们之中有许多人都经历了人生中各种磨难、坎坷,唯战友之情,依然如故!就像陈年的老酒,越久越醇。我是在不断的成长的过程中,一步步了解和熟悉这些父辈们,他们之中有比父亲年长一些的,如孙作宾、范明、蒙定军、张归仁、朱曼青、陈居莘、刘威成、崔一民、刘侠僧伯伯们,也有与爸爸年龄相差不多的党自省、韩增友、白云生、刘德生、赵铭锦、贺笠、康健、杨斌廉、陈光舜等叔叔们,还有比爸爸小但永远把爸爸称为老大哥的刘宏、杨荫东、王安任、姚杰、项志毅、邓元温、王福宏等叔叔们。在长期的革命斗争中,他们结下了深厚的友谊。经历过血与火的考验,为民族的解放,为新中国的建立作出了重大的贡献!

图片1.jpg

       父亲的战友中,有许多是钢筋铁骨的汉子。他们在战争年代里不怕流血牺牲,敢于用自己的身体挡住射向朋友的子弹。例如姚杰叔叔在和日本人拼杀时,当日本鬼子的刺刀刺向他时,是战友挡住了刺向他的刺刀。战友倒下了、牺牲了,他活了下来。

        在和平年代里,父亲的战友们不畏权势,不说一句假话,不愿陷害自己的同事,在任何时候,也没有失去对理想的追求。他们无怨无悔,对党的忠诚,痴心不变。例如范明伯伯,一位开国将军,虽然经历了22年的磨难、13年的秦城监狱,却毫无怨言。只要一提到毛主席,他就特别兴奋,家中珍藏着毛主席在战争年代给他发来的十几封电报,在他老人家生命即将走到尽头时,还拉着哥哥的手高唱当年入藏时自己编写的进藏歌。姚杰叔叔,一位烈士的遗孤,他的父亲在渭华起义中牺牲,十四岁的姚杰参加了革命。解放后,担任了宝鸡军分区的政委,宝鸡市委书记。他对自己和家人近乎苛刻到吝啬的地步,而把节省下来的钱,全部捐给了牺牲的战友们的孩子。他一年四季,除了冬季穿鞋,平时总穿着自己打的草鞋,他是进城以后我唯一见到过的穿草鞋的将军。2006年,姚杰叔叔去世。他的骨灰全部洒到了中条山,和那些当年牺牲的战友们永远的融合在了一起。刘雪琴(陕西第一位共产党员,烈士刘天章的女儿)、杨荫东、蒙定军、崔一民战斗在敌人的心脏,在胡宗南进攻延安时,为党中央提供了最准确的情报。刘仁杰——一位陕西的十三省,牺牲了61年后才被追认他共产党员的身份,这就是父亲的朋友们,他们的精神深深的震撼着我,让人肃然起敬!

       1944年,在河南豫西抗击日寇战役的间隙中,我的母亲——一位追求革命的进步女学生,和父亲在战场上举行了婚礼,从此他们把青春、命运和祖国民族的解放事业融合在了一起。在新中国诞生的礼炮声中,母亲生下了我,为我取名叫王放,就是为了纪念解放。成长在这样的革命家庭,从小的耳濡目染,树立了我的革命信仰,坚定了我要跟党走,听党的话的革命信念。

图片2.jpg

       1955年父亲评衔后在北京的全家照

       当这批可敬的老人相继离世以后,萌动了我要把他们的故事讲给现在的年轻人听。让他们了解新中国的成立得来不易,懂得珍惜。我已经75岁了,身体不好,为弟弟捐献过骨髓,心脏上还安装了三个支架。但是我把自己全部的热情和心血都投入到传承红色文化的事业中来。我虽不富裕,但还是拿出了毕生十几万元钱的积蓄,逐渐的得到了朋友们的支持,刘书海——延安抗小投资文化有限公司的董事长,一位素昧平生的朋友,在我最困难的时候,为我提供了办公、工作的条件和费用。才使这项事业能够持续下来。

       瞿秋白烈士曾经说过:“人爱自己的历史,就像鸟爱自己的翅膀。”没有了历史,就折断了翅膀。一个国家,一个民族要想腾飞,就一定要珍惜自己的历史,让我们永远记住那些为民族、为国家而牺牲的烈士们,他们的精神永垂不朽!

        作者简介

        王放:陕西三秦儿女红色宣讲团团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