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莫雄与促使红军提前长征的绝密情报
发布人:彩虹   更新时间:2024-07-02    点击:158854次
  

莫栋梁


 近日,受“重走长征路”朋友的邀请,写一篇有关当年我的父亲莫雄是如何送出国民党反动派第五次“围剿”绝密军事计划而令红军及时跳出敌人包围开始二万五千里长征的文章,颇有为之壮行的意思。我为此想了两天。今年是中央红军长征出发90周年,我们纪念这个日子,是为了缅怀那些牺牲在长征路上成千上万的红军战士吗?我想,这只是其中一部分。而真正的要义,是革命党人崇高的信仰和坚韧不拔的斗争意志和精神。

 1930年,中国革命正处于低潮。中国共产党在全国的地下组织被破坏了百分之九十五以上,以红军为代表的革命武装力量也只能退缩到井冈山一小块根据地,而蒋介石统治集团却空前壮大。在上海的报刊上登载的都是蒋介石的正面消息,还有就是某某共产党人被捕后的自白书。没有人能看好中国共产党会东山再起。正是在这样的时刻,一直在敌人心脏地区坚持斗争的中共地下党(特科)暗中大力开展统一战线工作。据《中共特科兴亡史》记录:“正是在上海闲居的几年中,这位素来为人正直、富有正义感的老同盟会员被我党注意上了。中央特科将他列为重要的争取对象,莫雄也有意为共产党工作。”1933年冬,经过中共对莫雄的考察,由上海特科负责人王世英指示严希纯联系莫雄,与他正式建立了中共情报系统的“工作关系”。

 当时莫雄在淞沪抗战中荣立战功,在江苏淮安地区剿灭为祸百姓的盐枭更是功勋卓著。蒋介石非常看好他,还要他率部“进剿”江西红军。也就是说,莫雄的仕途一片光明,但他却选择了一条“自毁前途”,一经暴露则杀身毁家的危险道路。我在为父亲写回忆录时,就这个问题曾问过他。他回答我:“道不同不相为谋”。虽然这句话道出了他的信仰,但仅仅是信仰就能让他付出那样大的代价吗?在收集整理他的回忆录过程中,给我最大的感触是:先父在中共地下党同志不屈不挠的斗争精神中受到鼓舞,树立了必胜的信心。当年曾跟随先父第一次东征的师政治部主任刘哑佛,是“第一次国共合作”由中共派驻的中共代表。同时派往部队的中共党员有十多人。他们个个革命精神饱满,做事光明磊落,作战冲锋在前,坚强勇锐,这些都给我父亲留下深刻印象。第一次东征取得了巨大胜利,与共产党人的无私付出是分不开的。蒋介石背叛革命,对孙中山的三大政策倒行逆施,令父亲深恶痛绝。他深信在中国共产党坚强领导下,即使眼下力量还小,但只要有必胜的信心,坚韧不拔,就一定能取得胜利。当刘哑佛开导莫雄时,莫雄反而告诉他,当年孙中山领导的中国同盟会力量也很小,但最终还是胜利了。父亲说,无论以后环境怎样恶劣,只要你们坚持斗争,我就会坚定不移地支持你们!

 莫雄加入中共隐秘战线后,根据党的指示,想方设法获取国民党对中央苏区的第五次“围剿”军事计划,到薛岳部谋职。结果父亲却被蒋介石所依仗的幕僚、南昌剿共行营秘书长杨永泰看中,把他推荐给蒋介石,当上了江西第四区行政督察专员和剿共保安司令。父亲义无反顾地马上回到上海,请求党组织派出同志为他搭台子。结果,中革军委给予莫雄极大的信任,派出卢志英、项与年、刘哑佛等精英骨干到江西德安成建制地建立了“符合”要求的机构,从司令员到参谋长、主任、科长、股长等都由中共党员充当,每月还按级别由南昌行营给他们发薪水,多则几百大洋,少则一百几十。卢志英则利用这个机会,让莫雄引荐了十多名同志打入了康泽的特务训练班,又在南昌、九江等地迅速建立了中共秘密联络站。

1.jpg

1956年,项与年(左)与莫雄重逢时合影(图源:北京日报)

2.jpg

地下党员张育民在南昌开设西医诊所,作为中央特科与莫雄的秘密联络站(图源:北京日报)

 蒋介石安排莫雄当这个专员和司令,是要作出剿共的成绩的。在中革军委的出色导演下,一场场的剿共“双簧戏”在庐山脚下上演。尽管南昌行营派驻了特务机关进驻莫雄的专署和司令部,但他们也被不断传来的剿共捷报弄得眼花缭乱。1934年9月底,莫雄因为蒋介石“传令嘉奖,考成第一”,被表扬为“剿共模范”,破格参加了在庐山举行的绝密军事会议,从而获取到国民党对中央苏区第五次“围剿”军事计划。

3.jpg

1934年时的莫雄(图源:北京日报)

4.jpg

莫雄的公文箱,“铁桶计划”就是装在这个箱子里带下庐山(图源:北京日报)

 中央红军成功地突围后,英勇地摆脱了敌人的围追堵截,令莫雄长舒一口气,他却突然接到蒋介石的命令,蒋当面指令他带领原班人马调任贵州毕节专员和保安司令,主要任务是扫荡和剿灭红军长征队伍遗留在乌蒙山区的几千名伤病员,为此还调拨中央军第六十三师归莫雄指挥。要是蒋介石调拨的是别的反共分子,那么这几千人的红军伤病员将面临绝大的危险。莫雄接任后,按组织指示带上卢志英、刘哑佛等原班人马飞速赶到毕节。他们紧密合作,一方面设法稳住六十三师,不让他们去扫荡红军伤病员而让他们就地休整;另一方面又在中革军委的指挥下迅速地把数千名伤病员及时转移。特科和红军的工作效率令莫雄十分感奋。

 1936年2月,后续的红军长征部队由贺龙、肖克率领,几经转战,直奔毕节城。莫雄按照党的指示,把保安队带到离毕节城几十公里的威宁,让贺龙、萧克的红二、六军团不费一枪一弹顺利进占毕节城,在这里休整队伍,扩红五千,收集了大量的军需物品继续长征。

5.jpg

 1936年,莫雄弃守毕节,配合红军长征。图为国民党军上司议处莫雄的电报(图源:北京日报)

 战斗的共产党人,无愧于无产阶级事业先锋队的同志们,只要你们还保持着饱满的“长征精神”,广大的人民群众一定是你们的坚定的追随者。

6.jpg

1978年莫雄(前排右二)随广东政协代表团赴京期间,受到叶剑英元帅(前排正中)的亲切接见并合照留影(图源:北京日报)

  就此搁笔!

2024年6月13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