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时欣生解读:为什么向小萝卜头宋振中烈士学习
发布人:彩虹   更新时间:2024-05-13    点击:168911次
  

        编者按 :“小萝卜头”的故事自从《红岩》小说和《在烈火中永生》电影二十世纪六十年代出版和放映后,就给人们留下了难以忘怀的红色记忆。半个多世纪过去了,它已成为我们永久的国家记忆。

       今天,在向“小萝卜头”学习的过程中,一些同志提出了许多的疑问。诸如他为什么叫“小萝卜头”?他为什么也被关押坐牢?他为什么也惨遭国民党持务杀害?国家为什么追认一个九岁的孩子为革命烈士?让我们再次重温他的故事,了解他短暂的一生。


一、学习他顽强的生活意志


      小萝卜头宋振中于1941年3月6日生于西安,又名森森。他的父亲宋绮云、母亲徐林侠都是武汉黄埔军校第六期学员,都在1927年3月秘密参加了中国共产党。父亲曾仼中共邳县县委书记,1930年后根据党的指派在西北军杨虎城部做上层统战工作。曾仼秘书、少将参议和《西北文化日报》社社长。母亲曾仼中共邳县县委委员,负责妇女工作。1936年“双十二西安亊变”时,其父参加了兵谏捉蒋抗日高层会议,分工负责亊变的社会舆论宣传工作。当日一早报社连发兵谏捉蒋的二个“号外”和“八项救国主張”,将兵谏的真相和重要意义告之天下。蒋介石对其怀恨在心,特务们查抄、焚烧报社,对宋盯哨跟踪监视。1941年9月17日,从山西抗日前线回西安时秘密被捕。随后,特务们怕消息暴露引起公愤,其母徐林侠抱着不满八个月的幼子宋振中也于1941年11月被捕。

       宋振中先后被关押在重庆白公馆、渣滓洞、贵州息烽集中营等国民党监狱8年之久,成了一名年龄最小的“老政治犯”。 在敌人的魔窟里,女牢从来不放风,除送水、送饭、提送犯人和倒马桶外,牢门都是紧锁着。终年不见阳光,阴暗潮湿,冬天阴冷,夏日闷热。由于房内有个马桶和不通风,臭气熏得人透不过气来。晚上,十多个人挤在十余平方米的牢房里,每人睡觉仅有一尺多宽的地方,他的母亲怕挤压着孩子,就経常让他睡在自己身上。在漆黑的夜里,母亲感觉热乎乎的了,就用手去摸,才知是拉了尿了。他的尿布无法晾晒,都是他母亲围在腰间或垫在身下或披在肩上用自己的体温暖干的。重庆是全国三大“火炉”之一,酷热难熬。苍蝇、蚊子、跳蚤、臭虫防不胜防。一到夏天他的身上都被蚊蝇叮咬的一个包又一个包,常被他抓的血糊淋拉。

       狱中的饭食都是陈米霉米做的,难友们呼之“三多”饭(糠壳多、沙子多、老鼠屎多),烧不熟、煮不烂,称之黄金饭、蛋炒饭,吃下去极难消化。白水煮老白菜邦、煮烂菜叶是难友们的家常菜,因为盐贵成了狱中稀罕之物。时间一长,难友们浮肿、夜盲、风湿、心悸等病肆虐,有的瘫痪残废。狱中最好的菜算是煮黄豆,每次难友们都会省着吃,剩一点晾晾留给小萝卜头。一天开饭了,一盆馊味夹杂着霉味的米饭和一盆烂白菜邦烩菜送了进来。难友们无奈各盛了一碗,他的母亲耐着性子挑出饭里的沙粒、老鼠屎后给他吃。可是森森刚吃一口就吐了出来。“真难吃!真难吃!”他摇着头不愿再吃了。母亲看着冰冷的饭菜和饿得哭闹的孩子无声地叹息着。“这连猪狗都不吃的东西,怎么让孩子咽呀!”难友们一起愤愤地说。可第二天、第三天……仍然是这样的饭菜。在这样的生活环境下他一天天长大了,四、五岁时,由于长期营养不足,发育不良,长的身小骨瘦,脖细头大。所以难友们都既可怜又疼爱又亲切的称他“小萝卜头”,从此他真正的名字——宋振中被逐渐地淡忘了。

       白公馆后面的山洞是刑讯室,在那里每天都有难友受审。夜深人静的时候,就从那里传来难友们撕裂肺腑的惨叫声和特务们的狂嚎声。每当听到这些恐佈的声音时,他都惊恐地偎在妈妈怀里,不敢作声。1943年在息烽监狱里,小萝卜头的后脖上长了一个大疖子,不歪不斜,在脖子中间。这个部位是颈椎神经和经络的密集区,发起病来特别厉害,西医叫淋巴结核,中医称“砍头疮”。小萝卜头疼痛难忍,哭个不停,母亲急得团团转。有幸他的父亲学过一些中医知识,在劳动时与难友们在山上找了几颗中药草,捣碎制成膏药,贴在患处,才使得由硬变软、由大变小,出脓痊愈。

       在狱中他受尽凌辱和折磨,一生都是在铁丝网高墙內和在皮鞭声、铁镣声及持务们的嚎叫声中度过的,在他头脑里,监狱就是社会,社会就是监狱。可他在父辈的抚养和难友们的关怀教育下顽强的成长起来了,这不能不说是一个生命的奇迹!也不能不说他有着一种自觉或不自觉的克服生存环境、战胜生活艰难的勇气、毅力和信心。当下,在我们家庭生活、成长道路、工作事业等方面遇到一些灾祸、困难、挫折、逆境的时候,想想小萝卜头的生活毅力,或许会给我们以深刻启思和增添自强不息的勇气动力吧!


二、学习他强烈的求学欲望


      在息烽监狱的女牢房里,小萝卜头最喜欢张露萍(1939年由延安潜入重庆戴笠军统电台的报务员,1941年被捕)阿姨讲的《西游记》孙悟空大闹天宫的故事,常常说我要是孙悟空就把那些坏蛋打死,把叔叔阿姨们都救出去。她常常缠着随母亲葛雅波(因写文章抨击蒋介石卖国反共反人民政策于1947年秋被捕)入狱,时年12岁的李碧涛(六年级学生,特务企图用儿女之情软化)姐姐问外边是什么样子,学校是什么样子,什么是班级,什么是课本,都读什么书,非常渴望自己去上学读书。

       1945年,小萝卜头长到6岁到了该上学年龄了。他父亲向监狱提出了这一要求。军统特务头子周养浩听后仰天大笑,说:“宋先生,你沒搞错,这是什么地方?这是秘密监狱,仼何人都不能跨出大门”。其父据理斗争“他是一个孩子,有什么罪?”周蛮横地说:“凡是关在这里的人,都是犯人,都是有罪的”。对此,狱中党支部啇定开展集体绝食和罢工斗争,给小萝卜头争取上学的权利。几天后,周怕事情闹大不好收场,以权力有限为由决定:不同意去狱外上学,只同意在狱中读书,由“修养人”当老师,每天看守押送。斗争取得了胜利,最最高兴的是小萝卜头,他终于可以上学读书了。

       一所罕见的人间魔窟里的“特殊学校”就设在罗世文(曾仼中共四川省委书记)的牢房里。墙地作黑板,师生席地而坐。书包是他母亲用破布缝的,作业本是用草纸订的,笔是用木棍磨尖的,墨汁是用棉花灰水拌的。罗世文教语文,车耀先(曾仼川康特委军委委员)教算术。1946年8月19日罗、车被杀害牺牲后,黄显声将军(系張学良东北军53军副军长,因反对蒋介石“攘外必先安內”政策和“西安事变”后要求释放张学良被捕) 教他语文、算术、俄语。小萝卜头象个大孩子一样,不管刮风下雨都坚持每天上课,完成作业。晚上他就在微弱的灯光下趴在地上不停地用一个铁钉说着、写着、算着,复习一天的功课。

       两三年的学习,他能熟背30多首诗词,特别对叶挺的《囚歌》和岳飞的《满江红》既能背诵、黙写,还能给难友们讲解其意。每天能背会12个单词,用俄语与老师简单对话。他还学会了临摩字帖,用毛笔写楷字;能画出太阳、田野、小鹿、蝴蝶等自然界景扬。更使他开心的是黄将军送给他的一根从未見过的红蓝铅笔和带格子的作业本生日礼物,他视为宝貝,牺牲时手里还攥着这根沒有用完的红蓝铅笔头。

       他的学校一个老师一个学生,特殊又特殊;他的教室沒有黑板桌椅,简陋又简陋;他的学习用具沒有课本笔墨,可怜又可怜。但是他深深地懂得学习机会的来之不易。


三、学习他鲜明的敌我立场


       随着监狱岁月的煎熬和难友们的教育影响,小萝卜头长到4岁多就变的懂礼懂事了。什么是好人,什么是坏人在他心里己逐渐明白。他把被关押的革命者称为叔叔阿姨,把那些关人的男女看守称为“大黑狗、女坏蛋”。按李碧涛的话说当时小萝卜头对那些是好人,那些是敌人在思想上都搞的是很清楚的。

       有一天,罗世文老师在课间休息时,把小萝卜头拉到身旁问“你知道共产党是什么人吗?”小萝卜头见特务不在,说:“共产党是好人,打鬼子,打坏蛋,救穷人”。又悄悄地说:“我知道你和爸爸都是共产党,我不说”。多么懂事、聪明、可爱的孩子啊!罗老师很高兴。

        有一次,一个女看守路过女牢,看到大家高兴的在逗森森玩耍,便忍不住也想逗他,隔着铁门说:“小家伙,你叫我一声阿姨,我就让你出来玩”。顿时牢房鸦雀无声了,小萝卜头看了女看守一眼沒有理她。女看守又从口袋里掏出一块糖来晃了几下说:“你叫我一声阿姨,我就给你吃”。小萝卜头把头一扭跑到妈妈的怀里,女看守怒气冲冲的走了,难友们哈哈大笑。问森森你为什么不叫她?小萝卜头对着大家说:“她是女坏蛋,是关我们的人”。

       又有一天女牢里来了一个胖胖的“女犯人”,原来她是大特务头子周养浩派来卧底的。白天他和大伙去做苦工走到半路上反身回到女牢房,翻看张露萍阿姨的床舖,发现一张写给一难友的密信中有大骂周养浩的话语,如获至宝,拿起信就要走。早有警惕的小萝卜头边说:“你偷人家东西”,边前去拦住去路,“女犯人”气急败坏的把小萝卜头欧打一顿,尔后还叫来看守把小萝卜头拉进了小黑屋关了禁闭。

       1946年8月19日,小萝卜头像往常一样去老师那里上课,可再也沒有见到老师。得知罗世文、车耀先伯伯昨晚被特务杀害了,他哭了起来,晶莹的泪珠从小萝卜头的眼睛里一滴一滴地流出来。他恨透了监狱,恨透了特务,恨透了万恶的旧社会。好长时间他处于沉黙寡言的无比悲愤之中。他的母亲理解儿子的心情,更关心儿子的健康成长,劝说道:“森森,罗伯伯、车伯伯牺牲了,我们都很难过,我们应该把仇恨埋在心里,长大了为他们报仇”。小萝卜头点点头答道:“我忘不了他们”。

       1947年轰动重庆的“小民革亊件”案的主要成员被分别关押在白公馆的监狱里。葛雅波(幸存者)阿姨与小萝卜头在同一牢房。同案人胡春浦(潜入川军从亊情报、军运、统战工作的中共党员,1949年出狱)受了重刑被单独锁在楼上一间牢房里。一天小萝卜头来到这个牢房前,从门缝里看见一个戴着铁镣躺在地上的人,便对着门缝问:“你是谁?”,“胡春浦”,“你说了吗?”,“沒有”。胡因受刑胃病发作,己经两天沒吃东西了,有气无力地答道。小萝卜头回牢房向母亲和葛阿姨说了后,她母亲赶紧用她的简易炉子煮了一碗面条,小萝卜头冒着危险偷偷的送了过去。后来胡经组织营救出狱,解放后曾仼中共青海省委统战部长。1977年他从报纸上看到小萝卜头姐姐哥哥还活着的时候,写了一封热情洋溢的信。“在我经受酷刑之后,最痛苦、最困难的时候,是小萝卜头给我送来了一碗面条,是这碗面条暖了我的身,也暖了我的心,使我知道在狱中有党组织、有同志们在关心着我、鼓励着我,这给我增加了斗争的勇气和战胜敌人的信心。”

       小萝卜头在狱中这些敌我分明、爱憎分明的故事,应该引起我们的深思。客观的说他那个年纪对“什么是无产阶级立场,什么是敌我友”这样的道理应该是知之甚少,懂的不多。但他却在日常生活斗争中做到了对敌人特务们的恨,对革命志士的爱。我们当代的人们也面临経受着一些敌与我、真与假、善与恶、美与丑、荣与辱、爱与恨、腐与净等价值观和社会现象的挑战和考验,我感觉应该站稳无产阶级的立场、共产党的立场和人民大众的立场,认真践行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切实做到外化于形,内化于心。


四.、学习他坚定的人生信仰


       小萝卜头从襁媬到懂事、从幼儿到少年、从重庆到息烽,在他脑海里只知道高墙、铁网、特务的监狱,不知道还有太阳月亮、山川河流、马路啇店……这样的外边世界,更不知道是个什么样子。随着他的长大、老师们的教育和叔叔阿姨们的熏陶,他的所思所想也就不断多了起来。但从小到大始终想的最多、最强烈的愿望就是渴望自由、向往自由、追求自由。想自由的去見見爸爸,想自由的去田野奔跑,想自由的如鸟儿一样飞回生他的地方……这应该是他那个年龄孩子的人生追求或信仰吧。

       1943年在息烽监狱里,小萝卜头已经3岁了,还沒有见过爸爸,一天就问妈妈“爸爸是啥样子呀?”他的母亲当时悲愤交加,心潮翻滚。放风的铃声响了,男犯人们在院子里打扫卫生,只見一个熟悉的身影向女牢房望来招手,他的母亲抱起儿子走到铁扦子门前给他说:“森森,你快看,那个招手的人就是你爸爸。”小萝卜头高兴的大声喊“爸爸,爸爸”。还用双手用尽力气摇晃着那扇门,象要把这牢门推倒似的出去找爸爸。自从看到爸爸后,小萝卜头就每天在放风的时候要妈妈抱着他扒在铁扦子门上,一双眼睛一动不动地,呆呆地望着外边,直到放风的人走完。还总是自言自语地叹息道:“能走过去和爸爸说说话该多好呀”。

       1947年秋天,李碧涛被关进女牢后,两个小难友成了互相交流、形影不离的伙伴。小萝卜头给她讲监狱里的生活和黑狗们打骂难友的故事,小碧涛给他说公园、电影、街道、啇店、蛋糕、糖果等外边世界的样子。更使他激动的是知道了外边还有救穷人、打敌人的解放军。小萝卜头每次听的都很兴奋、很好奇。常常说:“我要是有自由,能出去、能看看、能尝尝该多好啊”。他还多次期盼着解放军叔叔早日打过来,把被关押的难友们统统救出去。一天晚饭后,两个小难友走出女牢,坐在楼梯的台价上。小萝卜头看着对面的高墙和墙上的铁丝网,久久沒有说话。小碧涛看着小萝卜头的表情,知道他在想什么。因为好长时间他己経不再问外边是什么样子了。他心里明白外边的大山、长江、街道他是看不到的,那些糖果、饼干、蛋糕也是吃不到的,这一切对他来说都是不可能的。因为他沒有自由。是这一道高墙挡住了他通向高山河流的自由之路,是这些可恨的狗特务剝夺了他自由的权利。两个小难友看着高墙铁网和望着天空闪亮的星星谈论着“自由”的憧景。

       1948年夏天,小萝卜头的母亲重病缠身,两条腿肿得无法从裤腿里伸出来。在难友们的斗争和强烈要求下,特务们被迫同意去重庆磁器口小镇看病。小萝卜头和戴着手铐的妈妈一同被锁在轿子里,抬进小镇。轿子遮盖得严严实实,只有一个通风的小洞孔,可以看到外面的一小块天地。这是小萝卜头来到人世间,第一次走出监狱大门领略大自然的风光,也是第一次看到田野、村庄、马路、啇店和穿着各式各样衣服的人们。一路上不停地问妈妈:树呀,山呀,路呀,庙呀,棺材呀;还问那些衣衫破烂、赤脚跪地、双手端碗的孩子们为什么去向行人讨饭?问的母亲百感交集。回到牢房,小萝卜头把看到的这个新奇世界当成新鲜的故事,一遍又一遍地讲给难友们听。由此他大开了眼界,对自由更加向往了。他多么想再出去看看,然而这种机会再也沒有了。

       1949年的春天,小萝卜头按照老师的作业要求画了一张《自由》的蜡笔画。上部是一片蓝蓝的天空,下边是金色的山峦,翠绿的森林涂得很浓;凌空一轮红日光芒四射,照亮了大地;天上的几只小鸟翅膀張得很大,在奋力地飞向高处、远方;山坡上的牛、羊在吃草,小鹿在奔跑,母鸡在下蛋,狗在一旁为它们值班,不让大灰狼走近;画的右上角,浓重地写着两个字:黎明。小萝卜头把画拿回牢房,阿姨们一下子被吸引住了,因为它描绘了一个和平自由的世界,展示了对自由的无限向往,突显了不甘被锁在牢笼里的一颗跳动的心。一位阿姨故意考问他“你画的是什么地方呀?”“重庆呀!”小萝卜头答道。“那为什么沒雾呢?”小萝卜头指着画上的太阳严肃地说:“太阳出来了,雾就沒有了,老师说我画的是解放后的重庆”。是呀,自由、黎明、解放……都在这小小的画面上表现出来了。难友们看了这幅画,心里都久久不能平静,这可爰的新一代,是那样颃强地在生长,不畏严寒酷暑,不怕雪雨风霜,就象山坡上岩石缝里长出的幼苗那样,勇敢地生,颃强的长,迎着春风,向着自由,向着太阳。自由是人生的最大幸福,应倍加珍惜;当失去自由的时候才会真正知道失去的痛苦。信仰是人生的灯塔,应终生追求;当为之奋斗一辈子的时候就会真正认识人生的价值。


五.、学习他勇敢的革命精神


       在白公馆监狱里可以“自由”走动的除了《红岩》小说疯老头华子良的原型韩子栋外,就只有小萝卜头了。他每天去上课,从楼下女牢到楼上黄显声老师牢房,几乎经过所有的牢房。随着他逐渐长大,也日渐成熟。长期以来,他己经做了如站岗放哨、探听消息、传递情报、弄清新关押人身份、关心新入狱难友生活、摸清某些人表现、了解特务杀害革命志士情况等等,许多成年人所无法完成的工作。他实际上己经成了狱中秘宻可靠的小交通员了,狱中党支部要求大家保护好这条秘宻通道。

       1947年3月,国民党中统特务头子戴笠死后,军统对“青年将校团”一案的6人准备释放。为防止泄宻,突然隔绝了他们与其他政治犯的接触。小萝卜头父亲宋绮云在狱中对“青年将校团”的难友做了大量细致的统战工作,在他们出狱前夕,为鼓励他们弃暗投明,与人民结合,给6人各赋诗一首,作为临别赠言。他的父亲当时与他们见面己被限制,是小萝卜头一次次的完成了传递仼务。解放战争时期他们都弃暗投明,战场起义,做出了自己的贡献。新中国成立后,梅含章将小萝卜头转递给他的一首激昂慷概的长诗《送含章同学赴金陵》序言手迹送给了重庆革命烈士纪念馆展出。

      《挺进报》原是中共重庆市委配合刘邓大军挺进大别山办起的进步刊物。在报道解放军节节胜利,鼓舞人民革命斗志等发挥了积极作用。国民党反动当局震怒查封,1948年春逮捕了负责人陈然。对陈使用重刑,企图从他口中破获整个中共重庆市委。可是陈然紧咬牙关只字未吐,宁死不屈。他一次又一次昏倒在地。一天早晨小萝卜头上学,照例关注着每间牢房。他发现楼上的一间牢房上了锁,凭经验判断一定有新情况。就对着门上的窗口说:“你叫什么名字?”小萝卜头因个矮看不到里面的人,只听见铁镣滑动地板的声音。当陈然爬到门口艰难站起来,看到是个孩子就答道:“我叫陈然”。小萝卜头又低声问“你说了吗?”陈摇了摇头,问“你叫什么名字?”“我是这儿的老政冶犯了,大家都叫我小萝卜头”。说罢他给陈然挥挥手即离开了。上课之余,小萝卜头把这一新情况告给黄老师,下课后他又把黄老师写的一张小纸条送给狱中支部书记许晓轩(原系中共川东特委宣传部长)。就这样他们党的关系给接上了。随后党组织同意陈然的想法,以编写在“洋烟盒”、“洋火盒”上的《挺进报》又在白公馆这座人间魔窟里面世了。一条条振奋人心的好消息从这里飞出,再由小萝卜头送达各个牢房,极大的鼓舞了狱友们的革命斗志和迊接全国解放的信心。

       歌剧江姐,著名唱段绣红旗,其真实的故事是产生在白公馆关押的政治犯中。当时黄显升将军相对比较自由,每天可以看报纸,在国民党报纸中得知新中国己経成立了,国旗图案是一个大五角星和四个小五角星。黄将军就把这个消息告诉给跟他学俄语的小萝卜头,因为他们上课时有特务跟着,黄将军就用俄语和小萝小头对话,特务听不懂。下课后小萝卜头把这消息告诉了他母亲,很快这个振奋人心的消息传遍了正个牢房。难友们看到了胜利的曙光,更加坚定了斗争到底的意志。男政治犯罗广斌等人就用红色被面做成红旗,又用草纸剪成五棵红星凭想象用米汤沾在被面上。用这面旗帜在狱中庆贺新中国的诞生,表达他们的激动喜悦之情。目前这面红旗在重庆烈士纪念馆中珍藏!

       在重庆白么馆这座人间魔窟里,还关着一个古怪的人,大家叫他“疯老头”。 (真名叫韩子栋,山东阳谷人,1933年入党,学校老师,因主张抗日反对蒋介石不抵抗政策,1934年叛徒出卖被捕。辗转关押于北平、南京、武汉、益阳、息烽、重庆等地国民党秘密监狱,长达14年。1947年8月18日在重庆成功脱逃,经45天长途跋涉到达解放区。解放后曾仼一机部副局长、国家计委办公厅副主仼、贵阳市委副书记)为了不暴露身份,在一次枪杀政治犯时特务们叫他陪法场,回来他就装“疯”了,整日神情呆滞,蓬头垢面,无论春夏秋冬、刮风下雨,他每天都机械地沿着院墙跑。特务们认为他吓傻了。经常叫他去干劈柴、担水等体力活,还时常带他外出采购柴米油盐,他成了狱中比较自由的人。

       早在息烽监狱小萝卜头就听妈妈说他是个好人,从息烽到白公馆他们相处五年之久,成了患难与共、秘宻完成仼务的战友。一天上完课,黄老师把一个叠得很小的纸块塞进小萝卜头袖子里的暗袋中,要他送给许伯伯,再三叮嘱“这很重要,千万要小心”。他完成仼务后,一连好几天只见爸爸和许伯伯等人在一块说事。后来才知,原来那是疯老头画的一张白公馆内外地形图。把岗哨、大门、马路和特务、宪兵布防等标注的清清楚楚。还把与狱外地下党取得的联系也写的明明白白。一场里应外合的集体越狱计划正在秘宻地筹备着。遗憾的是这一计划最终沒有实现。党支部経认真分析研究,认为敌我力量悬殊,暴动不可能成功,只有韩子栋一人越狱成功可能性最大。遂决定:不惜一切代价,支特韩子栋越狱。让他把国民党反动派在这里犯下的罪行和被关押的共产党员、爱国人士在这里坚持斗争的事迹报告给党,让全国人民都知道事实真相。几天后,小萝卜头又把母亲日夜缝制的一个布口袋和一件新上衣 (装东西和化装用),利用上课的机会机智的送给了韩子栋。当年8月18日早饭后,疯老头和往常一样,挑着竹筐、戴着草帽跟着一个特务出了大门来到磁器口。采购完大米、油盐和蔬菜后,已到晌午。刚要返回时,迎面碰到“中美特别技术合作所”一个医官、一个警察所长和一个胖宪兵。趁四人酒兴大发吆喝划拳之机,韩子栋成功脱险了。当小萝卜头把疯老头何时出狱门、一个特务何时回来和特务们怎么出动搜查等情况告诉难友们的时候,无不高兴地说“太好了!太好了!”。 

       1983年韩子栋老人撰文说:他与小萝卜头在狱中朝夕相处,是我的“小战友”。称:“宋振中是我们党在特殊环境下培养出来的可靠的秘密小交通员;他在监狱里所做的工作是其他人无法代替的;他的聪明才智、对敌斗争経验也是他的同龄孩子无法与之相比的。他的事迹在中国、在全世界都是唯一的。”


尾 声


       1949年蒋介石败退台湾前,下达了连小孩也不留的枪杀“政治犯”密令,保宻局长毛人风及特务头子徐远举、周养浩组织实施了大屠杀计划。遂于1949年9月6日发生了“子夜凶杀”惨案,千古功臣杨虎城及次子杨拯中、幼女杨丞贵在重庆歌乐山惨遭杀害;中共党员宋绮云、徐林侠及幼子宋振中也倒在了血淋淋的屠刀下。当特务的屠刀向小萝卜头刺来的时候,他大声的喊着“我没有罪!我要出去!我要出去!”满腔怒火的眼睛瞪得很大很大,仿佛在问苍穹、问人间“这是为什么?为什么??”此后,被关押在重庆渣滓洞、白公馆的共产党人和爰国人士300余人在新中国成立的黎明前壮烈牺牲,脱险幸存34人。充分暴露了蒋介石反动派惨绝人寰、灭绝人性,反人类、反人民的阶级本质。

       解读小萝卜头烈士的事迹和在狱中斗争的故事,我也深深认识到:他的一生是在党的教育下、在敌人监狱特殊环境下成长,利用年小、上学“自由”的特殊身份,在狱中斗争沒有硝烟的特殊战场,完成了成年人难以完成的特殊仼务,做出了同龄人难以做出的特殊贡献。这样我们也就能正确理解党和政府追认他为革命烈士、为他立碑塑像、为他亲笔题词、为他写书建馆和号召向“小英雄宋振中”学习的重要意义了。

       最后,我用《唱给小萝卜头的歌》(石顺义词、单鸣曲)歌词献给大家作为解读认识的结束语吧。

       你走时啊,也才九岁多,我该叫你一声大哥哥;那时全中国还沒解放,你和大人们一样受尽折磨。我认识你,你不认识我,可你却教我懂得了许多许多。

       花儿为什么是香的,风儿为什么是甜的,胸前的红领巾为什么为什么是红色的;天空为什么是蓝的,月亮为什么是圆的,今天的我们哪应该怎样去生活,去生活!

       

      作者简介

       时欣生:最小的烈士“小萝卜头”的外甥。